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93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拐去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

跟钟宛相好吗?

“等他们进去了,把宣琼马车的轮子都给我卸下来。”郁赦声音发冷,“一个也不留,全卸下来……给我带回府去。”

家将们怀疑自己没听清,什么玩意儿?

“他不是要拐钟宛吗?”郁赦自言自语,“我让宣琼他自己都要走着回去,我看他怎么拐……难不成牵着手牵回去?”

“牵手……”

郁赦脸色又差了几分,“随便,牵着手回去……也要冻死他。”

郁赦心情不好,突然斥道,“没听见吗?!”

跟着郁赦的人饶是见过不少大世面了,听了这个命令还是迟疑了片刻,但一想郁赦的脾气,勉为其难道:“是!”

郁赦放下了帘子,马车内,听他长吁了一口气后,家将们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一炷香后,郁赦的人扛着着刚卸好的车轮,声势浩荡的回府去了。

钟宛一个人占着一个灵棚,郁赦刚刚来过,没人敢再进来了,他乐得自己清净,坐在蒲垫上烤着火发愁。

郁赦的神智虽然有一点点不太对了,但他并没真的疯,钟宛很确定。

不说别的,天家无情,郁赦若真成了个疯子,崇安帝还会如此放纵他?

不将他幽禁至死都是好的了。

如此放纵,必然还是有所图的。

所以郁赦行事悖逆的原因,崇安帝肯定是知道的。

“只要没真的疯了就好。”

钟宛挺达观,只要人没事,一切都好说,至于对自己的态度忽冷忽热……虽那点儿“热”虽然可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但钟宛觉得还是有的。

这些不合常理的作为,有个说法是能解释的通的,但钟宛不敢想。

钟宛把手拢在炭盆前,一笑,都老大不小了,不能再那般没脸没皮的痴心妄想了。

天渐黑的时候,宗亲们都要回府了,钟宛自己在灵棚里眯了一觉,精神大好,出来寻着了宣瑜,两人一起出了府。

正看见宣琼的人气急败坏的闹腾,钟宛侧耳一听……

“我们这好好的车轮子,就这么没了!”

“都说没看见!怎么可能?!”

“那车轮子自己滚走了?”

“放屁!”

宣瑜懵懵懂懂:“什么东西没了?”

钟宛也不甚明白,干巴巴道:“谁知道,丑人多作怪,瞎闹呢。”

钟宛有心看看热闹,奈何天不早了,明日还得过来,钟宛等了片刻,等着宣从心的轿子出来后就招呼着人回府了。

晚间,郁赦站在窗前,看着院子里横七竖八的马车轮,轻声道:“送回去了?”

身后的人欲言又止。

郁赦心烦意乱:“不会说话了?”

“送是送回去了,但……”刚从黔安王府赶回来的冯管家上前,双手把那份卖身契放在桌上,“可钟少爷……他不要。”

郁赦倏然回头,冯管家又讪讪的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纸包出来,干笑,“钟少爷说,这是他原本要送给世子的茶叶,可惜被他自己喝的没多少了,只剩这一小点,钟少爷说,世子若不嫌弃,让老奴给世子泡一壶……”

郁赦半晌说不出话来。

郁赦低声道,“给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