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97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去郁王府别院的路上,钟宛倚着车窗,心如刀绞。

钟宛还记得,当年住在郁赦府上那半年,每隔几日宫里就有赏赐送下来,大到西域进贡的宝马,小到郁赦寻常戴的配饰,崇安帝什么都想着他。

好到连别院里伺候的下人都忍不住背着人议论,暗暗揣测郁赦的身份。

小钟宛听到了也只装没听见,不想一抬头,正看见了出来寻他的郁赦。

两人隔着一道屏风,听着几个粗使仆役窃窃私语,彼此无奈一笑。

少年郁赦温和的很,轻易不会发作下人,小钟宛觉得尴尬,待仆役们走后故意满不在乎的问道:“你是不是总听人这么说?”

郁赦轻轻地点头。

小钟宛安慰的很牵强:“皇帝就长公主这么一个妹妹,也只有你这么一个外甥,当然会对你好,且你是将来的王爷,手握大权,是皇帝要倚重的……”

“不必开解我。”郁赦打断钟宛,淡然道,“都是无稽之谈,我明白的。”

小钟宛呆呆的:“你怎么明白的?”

郁赦失笑:“我爹娘如此疼我,我怎么可能不是他们亲生的?真爱护还是虚糊弄,我还是分得清的,我若怀疑这个,还配为人子吗?”

钟宛记得清清楚楚,那会儿的郁赦,对他的身世深信不疑。

无论旁人怎么擦侧,无论崇安帝对他的偏爱有多不寻常,郁赦也从不去怀疑自己父母。

那为什么,在自己离开不久后,他突然就去追查自己身世了呢?

按照郁赦当时的说法来看,别说去追查,就是有一分怀疑都是大大的不孝,那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是谁引诱他去查的?

且,郁赦当时最多十六岁,他能有多大的能耐?

宣璟宣琼忌惮郁赦多年,探查了那么久,也是在出宫立府数年培植起了自己的人手后,最近才查出了一二分来,当年的小郁赦,何德何能,就这么顺顺当当的想查什么就查出了什么?

谁在帮他?

或者说,谁在毁他?

少年郁赦被心怀不轨的人引导着,一步一步,从郁赦生母,到安国长公主,到郁王爷,也许还有崇安帝,这个人,暗暗引导着郁赦,推着他一点点看清楚,他待若珍宝的亲人,从始至终没有一个人真心待过他。

那么好的郁赦,就被生生的毁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郁赦后来一次次的寻死,是不堪重负,还是想顺了这些人的心思?

钟宛突然想起自己刚入京来时,还曾像个没心没肺的傻子似得问过郁赦:你到底有什么不顺心的?!

他有什么不顺心的……

钟宛抬手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他有一件事是顺心的吗?

郁赦当时听了那话,想的是什么呢?

他不悲戚,也不怨愤,只是不甚在意的笑了下。

类似的话,这些年来,他怕是早就听习惯了。

钟宛把头磕在车窗上,咬牙回想,郁赦受这些苦的时候,自己在做什么呢?

自己在深一脚浅一脚的,日夜兼程,马不停蹄的往南疆赶,生怕那几个孩子吃一点苦。

没去想过郁赦半分。

马车晃晃悠悠,半个时辰后终于赶到了郁王府别院,钟宛撩起车帘来,看着别院的大门怔怔出神。

夜里的寒风把钟宛吹了个透心凉,把他一时烧热的脑子冷了些许。

现在去跟郁赦说,说自己知晓了前事,怕是会将郁赦彻底惹怒。

设身处地的想,钟宛希望郁赦离自己越远越好,永远不要知道自己的身世最好。

郁赦骨子里是骄矜的,他不屑于别人的怜悯,不管是不是善意。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