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98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现在跟他挑明了,先不说如何向他解释自己是怎么知道的,钟宛都不确定郁赦会不会悲愤下一剑劈了自己。

钟宛不怕死,但不能是现在。

钟宛被寒风吹的打了个寒颤。

他彻底冷静了下来。

他应该当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发生过,在郁赦发现前回府,来日遇见,也要死守住秘密,先想办法留在京中,其余再缓缓为之。

如今的郁赦必然敏感又多疑,什么都要慢慢的来。

两人如今的关系如履薄冰,稍有不慎,以后想要见他一面怕是都难。

一招不慎,满盘皆输,钟宛不能赌。

钟宛的车夫见他许久没动作,不解道:“钟少爷,我给您去叫门?还是说……”

“咱们……”钟宛艰难的找回了自己的舌头,“咱们回府。”

马车夫哑然,大半夜的,好不容易赶过来了,这就回去?

钟宛点头:“回、回府。”

马车夫只得点头,刚扬起马鞭,只觉得车一沉一轻,钟宛已跳下了车。

钟宛失神的喃喃:“去他娘的缓缓为之。”

他等不得了。

别院正房卧房里,郁赦还没睡。

郁赦正在同自己下棋。

冯管家守在一旁,低着头打瞌睡。

郁赦前几日似是突然对钟宛失了兴趣一般,命人撤走了安插在黔安王府的人手,又让冯管家把钟宛的卖身契送了去,打有一副一刀两断,从此互不相欠的架势。

卖身契虽送去又被退回来了,但也没激起郁赦多大精神,郁赦只是说知道了,就再也没提过钟宛。

事出反常必有妖,郁赦安分的吓人,冯管家反而更担心了。

被郁赦吩咐去送卖身契的时候,冯管家甚至不安的想,郁赦这不是要寻短见了,在料理后事吧?

故而这些天冯管家多调了一倍的人手来府里,日日夜夜盯着郁赦。

不过郁赦并未做什么过激的事,这几日每天按时用膳,到时辰了就睡觉,睡不着了也不会一个人灯笼也不打的在府里乱走,多数时候就是这样,自己同自己下棋。

只有一件奇怪的小事,就是冯管家给郁赦带回来的那小小的一包茶叶不见了。

冯管家明明记得郁赦是将茶叶揣进怀里的,但隔日替郁赦换衣服的时候却没见着,冯管家以为是郁赦脱换衣服时落在地上了,留意看了看,也没寻到。

冯管家暗暗的揣测,郁赦不会是丢进炭炉里了吧?

那可太可惜了。

那一点儿茶叶,可是钟宛洗干净了手,挑着灯,在茶叶盒子里,一点一点挑拣出来的呢。

虽然少,却全是最鲜嫩的芽尖儿。

冯管家没头没脑的想着想着就有点困了,他揉了揉眼,凑上前对郁赦轻声道:“三更了,世子是不是歇下了?”

郁赦捏着一粒白子,迟疑片刻后落子,点头:“睡。”

郁赦自己把黑子白子一一分拣开,冯管家上前替他脱衣裳,突然听外面有人来报,说有客来访。

“瞎说。”冯管家莫名其妙道,“大半夜的,谁来了?是长公主派人来交代什么?还是宫里来人了?”

暖阁外下人回道:“黔安王府的钟少爷来了。”

郁赦手一抖,一粒白子掉到了地上。

钟宛坐在正厅里,心道我这是疯了吧。

既怕刺激了郁赦,一时不能说开,那一会儿见了郁赦,说什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