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99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心里发憷,心中暗暗祈祷郁赦最好是已经睡着了,那自己在这坐一夜,明天……明天再说明天的。

钟宛轻轻搓着他干冷的双手,怔怔出神,盼着郁赦睡了,一会儿是冯管家来招待自己。

屏风后面有脚步声传来,钟宛抬头……

郁赦出来了。

郁赦显然已经是准备睡了,繁复的外衫全脱了,里面只剩一身月白色的常衣,外面披着一件宽大的玄色袍子。

郁赦眉头微皱:“你们府上出事了?”

钟宛怔了下,摇摇头:“没!没事。”

郁赦不信任的看了看钟宛,许是以为他不方便直说,回头对跟着他的人吩咐道:“都下去。”

仆役们鱼贯而出,只剩了冯管家还在。

郁赦坐下来,不耐烦道:“那是有什么事,值得你大半夜来我这?”

钟宛抬眸看着郁赦,忍不住出神。

若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郁赦现在应当和少年时一样吧?

温其如玉。温其在邑。

钟宛不觉得现在的郁赦有什么不好,端方如玉的郁子宥很好,如今桀骜乖戾的郁赦也很好。

只是一想到少时的郁赦是如何一点一点被折磨成这样的,钟宛心里就止不住的发疼。

郁赦心烦意乱,“到底出了什么事?!你还说不说?”

钟宛深呼吸了下,压下心头滔天恨意,“我、我做噩梦了。”

郁赦:“……”

郁赦下意识的揉了一下自己的耳朵,看了冯管家一眼,茫然道:“你、你刚说什么?”

钟宛咳了下,重复道,“我做噩梦了,被吓醒了。”

冯管家终于发现自己也多余了,他带着难以自控的笑意矜持道:“老奴先退下了。”

冯管家溜的飞快,屋中只剩下了两人。

郁赦愣在原地,如临大敌的想:钟宛方才是在同自己撒娇吗?

他误食了寒食散吗?

也疯了吗?

郁赦声音发干,“你……”

钟宛喉结动了下,道,“我之前做噩梦,你、你不是还哄过我吗?”

郁赦久久无言。

郁赦指了指凶神恶煞的自己,面无表情道:“先不说我还会不会哄你,我现在哄你……你睡得着吗?”

自然是睡不着的。

钟宛皱眉抽气,他也知道这个理由糟透了,但现在还能说什么?

钟宛硬着头皮道,“我前两日受了点风,可能是有点糊涂,我……我能在你这歇下吗?”

郁赦难以置信的上下看了钟宛一眼:“你是受了风寒,还是得了什么癔症?有病就去找太医,找我有什么用?”

钟宛答不出来,低头不说话。

钟宛半张脸在灯影下,显得人瘦削无比。

郁赦看了他一会儿,似忍无可忍了,起身道:“我没空跟你耗,没甚说的就马上走。”

钟宛抬眸,低声道:“子宥。”

郁赦停住脚。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