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00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片刻后,郁赦风一般霍然转身,几步走到钟宛面前,双手按在钟宛椅子的扶手上,咬牙切齿,一字一顿:“你、到、底、想、做、什、么?”

钟宛被郁赦吓得心里一惊,他定了定心,尽力忽略郁赦身上强烈的压迫感,老实道:“我没做噩梦,就是想来看看你。”

郁赦嘲讽一笑:“你觉得我信吗?”

钟宛想拉郁赦的手,但怕太轻浮了会遭郁赦厌恶,“我说的是实话。”

郁赦俯视着钟宛,片刻后道:“钟宛,深更半夜,独处一室,只有你我,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吧?”

钟宛耳朵微红,他清了清嗓子,“大约……知道。”

郁赦冷笑:“我明白了。”

钟宛心里咯噔一声,郁赦知道什么了?

郁赦冷冰冰的看着钟宛,“说吧,你们府上出什么事了?值得你把自己卖给我,宣瑞?他在路上出事了?”

钟宛咬牙,不怪郁赦。

是自己于他已无半分信任可言了。

郁赦讥讽一笑:“还是宣瑜?让我保他在京中周全?”

郁赦见钟宛不说话,道:“或是宣从心?怎么?来求我替她寻个好人家?”

钟宛深吸了一口气,下了决心。

郁赦失了耐心,“钟宛,没人教过你要在事儿前把要求说明白吗?有什么要求,一字一句,现在,说清楚。”

钟宛抬眸看着郁赦,声音很轻,“是……有件事要求你。”

郁赦低头,几缕额发垂了下来,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郁赦自嘲一笑,“果然。”

郁赦冷冷道:“就一件事?”

钟宛点头。

郁赦倏然抬眸,“说!”

钟宛喉结动了一下,声音很轻,“你……轻点。”

第36章每一旬你可以来我府上住一夜,但到此为止,你不要肖想太多。

钟宛话音落地,郁赦眼中瞬间爬满了血丝,他长发凌乱,这么一看,当真有几分森森鬼气。

郁赦心里那只能毁天灭地的厉鬼被这句话揭了佛旨法帖,咆哮着就要扑出来了。

郁赦死死克制着,声音发哑,“我做什么……都行?”

钟宛耳垂红了,他心中砰砰直跳,轻声道:“是。”

郁赦的牙关被他咬的咯吱咯吱作响,

钟宛心道完了完了,这可能又说错话了,这样子……怕是不能“轻点”了。

郁赦这幅形态实在有点吓人,钟宛心惊胆战的想,自己这等会儿要是生生被郁赦日死了,魂魄到了地府,和自己早逝的爹娘、宁王宁王妃相见,这该怎么解释?见到了史老太傅,又该何去何从?

心里挺害怕,但还是不想走,钟宛小声结巴道:“我是头、头一次……”

郁赦忍无可忍的怒道:“闭嘴!”

钟宛噤声。

郁赦手臂不自觉的发抖,身上披着的宽大外袍已滑到他肩下,钟宛犹豫了下,试探着伸手,替他将外袍拢了上来。

若不是怕弄巧成拙,刺激了郁赦,钟宛其实想抱抱他的。

郁赦抬头看着钟宛,怔怔的抬手,掐了钟宛的手臂一下。

钟宛吃疼,抽了一口气,郁赦心安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