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02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忍不住又对他讲:“我跟你说,男子是真的怀不上……”

郁赦忍无可忍,突然坐了起来。

钟宛心头一紧。

郁赦借着月光看着钟宛,沉声道:“钟宛……我是不想要自己的血脉,但你要是能怀上,我还真就会要。”

郁赦微微俯下身,自言自语,“但怎么样才能让你怀上呢……”

钟宛难以自控的腰软了一下。

“也许可以……”郁赦声音很轻,“可以召集京城内外万名和尚道士来,齐聚太庙。”

钟宛一怔,叫这么多和尚道士来做什么?

“让他们跪成一片,日夜诵经,连做七七四十九日的大功德。”郁赦语气平静,“祈求老天显灵,让你替我怀个孩子。”

郁赦说着说着十分意动,喃喃,“如此史无前例的祝祷,说不准真能感动上天。”

钟宛想象了一下那声势浩大的场面吓得呛了下,“别、别拿这种事玩笑。”

“我从不同人玩笑。”郁赦蹙眉道,“我说得出,必然也做得出。”

钟宛心中叫苦,服软了,“我不该瞎说话,你你别冲动。”

郁赦瞥了钟宛一眼,冷声道:“那你也别再问我这种傻话,我说了不要留下血脉,就是不要。”

钟宛撩拨郁赦无果,老老实实道:“嗯。”

郁赦重新躺了下来,“睡觉!别总是想那些淫邪东|西,还有……”

钟宛被郁赦吓唬了一顿,老实多了,“还有什么?”

郁赦背对着钟宛,闷声道:“夜里……你不可碰我。”

钟宛无可奈何的应下了。

翌日钟宛走后,冯管家察觉到郁赦的神色相较往日似乎又有些不同了。

具体如何冯管家也说不清,只觉得郁赦不像前几日那样死气沉沉了。

只是更爱出神了,自钟宛走后,郁赦站在书案前,活活立了一个时辰。

“世子……”冯管家一边换桌上的茶点一边喜孜孜的旁敲侧击,“这下,不能再让钟少爷走了吧?”

郁赦抬头,眼中犹疑不定。

冯管家变了脸色,“世子!都这样了,你可不能再把人放走了,虽说都是男子,但也要负责的吧?您……”

郁赦低头拿起毛笔,“我没碰他。”

冯管家恨铁不成钢。

“自宁王出事。”郁赦头也不抬,突然道,“到现在多少年了?”

冯管家想了下,掐指一算,“七八年了吧?转过年来,是有八年了。”

郁赦点头,道:“八年了,他才堪堪觉得自己还上了宁王的养育之恩……”

郁赦抬头看向冯管家,“来日我若死了,他要再熬多少年?”

冯管家心疼道:“您怎么又说这个?就不能不死吗?!”

郁赦这次没如往日一般冷笑,他低头看着手里的笔,迟疑了好一会儿后自言自语,“是,若是能不死,我就能……”

郁赦回想昨晚的种种,不堪其扰似得放下了笔,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头闭目养神。

冯管家看出来他心里乱,不敢再多言,但他总觉得郁赦身上那股浓浓的死人般的颓败之气淡了许多。

冯管家退出来,没走两步,听到屋里郁赦在砸东西,驻足一听,里面郁赦好像还骂了句什么,冯管家嘴角挑起,憋着笑走了。

“严管家信中说,大哥自出了城就精神了许多,之后吃了不过两副药,就大好了。”宣从心把一封信放在桌上,道,“让你放心。”

钟宛心不在焉,随口答应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