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04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第37章一生一世,只日一次。

郁赦行色匆匆的走了,钟宛看着郁赦的背影,忍笑忍了好久。

行吧,一旬一次……比牛郎织女好一点。

钟宛慢慢的往回走,等他再绕回去的时候,宣璟他们已经被请去了别处,之后钟宛注意躲避,没再同这些人碰上。

宣璟找自己到底是作甚?

钟宛揣着林思的纸团心里不安,三七之后,让人叫了林思来,可一连两日林思都没过来,钟宛调度自己在京中的人手暗暗查探,还没查出个收尾来时林思就来了。

林思照旧是入了夜才进的府,钟宛见他脸色如常,稍稍放下心,两人进了内室,钟宛给林思倒了一盏茶。

林思忙起身双手接着,他放下茶盏,比划:上次来这边,我没藏好行踪,被四殿下发现了。

钟宛脸色一变,不等他说话,林思忙又比划道:主人交代,让我将郁小王爷的事瞒下来,我无法,就顺水推舟同四殿下说,五殿下那边的消息是被主人你扣下了,我来索要消息无果,所以才了有那一趟,所以郁小王爷的事才无功而返。”

钟宛失笑:“我说呢,宣璟好好的找我做什么。”

林思满脸歉疚,打手语:是我不小心,把主人你牵扯进来了。

“无妨,宣璟又不是不知道咱俩的事,再说我也不怕他。”宣璟虽和郁赦势同水火,但和钟宛却有几分不打不成交的情谊,两人虽多年未见,但轻易不会真的闹僵,钟宛不甚在意,“上次我心急去找郁赦,有正事忘了跟你说,正巧跟你一起交代了。”

钟宛顿了片刻,“自我来京中,几次听你同我说起郁赦的身世,都是宣琼那边查到了什么,你们跟着知道了什么,是不是?”

林思不解,点头。

“到底是你们跟在宣琼后面路好走,还是……”钟宛沉吟片刻,问,“还是宣琼想让你们知道什么,就让你们知道什么?”

林思脸色微变。

林思思忖片刻后打手语:“五殿下不一定布的出这样的局。”

“我没说他。”钟宛莞尔,“宣璟是个废物不假,但废物身边多少会有几个聪明人吧?我之前不觉得什么,又被郁赦占了心思顾虑不到,但是次数多了,总觉得身后有只手在推着我走,让我有些心烦了。”

林思蹙眉,比划:主人是怀疑有人在拿四殿下做刀?

钟宛不确定:“到底谁是刀现在还说不好,可能是宣璟,可能是你,也可能是……郁赦。”

“三皇子没了,宣琼和宣璟现在都想让对方同郁赦鹬蚌相争,你们一直跟在宣琼后面,这事儿不太对。”钟宛眉头紧锁,“郁赦的身世是争储的一个关窍,谁都想知道,所以只消把这事儿抛出来,宣璟宣琼都会老老实实的跟着走……太被动了。”

林思面露难色,比划:毕竟事关太子之位,四殿下一听说郁小王爷的事,就是这样在意,劝不了的。

钟宛抿了抿嘴唇,“不单是他,就是我也……”

林思迟疑,打手语:主人要如何?你也要查?

林思心中一动,皱眉比划:还是,要灭口?

钟宛被说中心事,笑了。

宣璟宣琼查郁赦,是要把陈年往事翻个明白,而钟宛则是想把过往痕迹擦个一干二净。

对钟宛来说,郁赦是谁的儿子都一样。

钟宛道:“放心,我总不会去害宣璟就是了……我现在只想知道,到底是谁一直在推着我走路。”

钟宛看向林思,将他之前的顾虑说了,又道:“你们就没奇怪过吗?这些隐秘的事,为什么郁赦那么小就全都知道了?”

林思茫然。

钟宛闹心,就宣璟这个脑子……可怎么跟宣琼郁赦争。

钟宛轻声道:“郁赦知道内情后一时接受不住是一回事,那他之后的种种作为,会不会也是有人在刻意引导?”

“我托郁王府别院的冯管家,请他帮我往前追溯郁赦第一次碰到寒食散的情形。”钟宛顿了下,压下心头悸动,“冯管家说,郁赦第一次知道那种东西,是在宣璟府上。”

林思一愣,忙摇头,比划:四殿下绝没吃过那东西!

“他当然没吃过。”钟宛眼中闪过一抹郁色,“是他府上一个下人,有一日神情恍惚的撞在了郁赦身前,那人神情有异,眼神飘渺,郁赦看了疑惑,问了旁人,旁人同他解释了,后来……郁赦就开始服用寒食散。”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