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05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林思迟疑片刻,比划:主人,恕我直言,郁小王爷自己不想吃的话,没人逼得了他。

钟宛知道这笔账算不到宣璟头上,但还是道:“但若是明知他心中憋闷,故意同他说,吃了寒石散可暂忘忧愁呢?郁赦不会不知道那东西的毒性,但他自己想死是一回事,旁人给他递刀子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林思无言,比划:我不敢保证,但四殿下行事直率,怕做不出这样的事来。

“我没说是宣璟做的。”钟宛沉声道,“那次冯管家为了留我在京中,同我说,郁赦曾去宣琼府上看艺人御蛇,明知那蛇有毒,却仍拿了一只在手里摆弄,被那蛇在手臂上咬了一口……”

钟宛看向林思,“我当时没多想,但现在细想起来觉得十分奇怪,那艺人是有多大的胆子,敢把有毒的蛇放到这些皇子龙孙的面前来摆弄?”

林思迟疑:那是五殿下……授意的?

“我记得冯管家当时说,事后宣琼被皇帝怒斥。”钟宛垂眸,“陈年旧事,查不彻底,早就说不清了……”

林思想了下,比划:郁小王爷自己若一心求死,就必然有无数人会帮他,毕竟……

毕竟他挡了不少人的路。

“我明白,但还是会迁怒……”钟宛又道,“这些就算了,我现在只想揪出那个推波助澜的人,林思,我想先从宣琼身上下手。”

钟宛慢慢道:“我不想再跟在宣琼后面吃他剩的了。”

林思心里难受,打手语:你是必定要搀和进来了,是不是?

钟宛一笑:“不是我要搀和,是……算了,说不清。”

“我在宣琼府上也有些人,试试吧。”钟宛道,“反正同他的梁子已经结下了,也不怕什么了……我想先把那几个曾在皇陵中侍奉过的人弄出来。”

林思心里一惊,比划:如何弄出来?

“借刀杀人,我有办法。”钟宛垂眸,低声道,“……你说,史老太傅,会不会知道这些事?”

林思不懂钟宛怎么提起史今来了,怔了下,打手语:按年岁算,可能是知道,但老太傅走了这么多年了,主人如何问?

“老太傅走之前,曾给我寄过几封信,留了些人给我。”钟宛自嘲一笑,“我不争气,老太傅怕我日后再受到什么牵连,留了些人给我保命用的,但既然是太傅的人……就有可能知道些旧事。”

钟宛深吸一口气:“宣琼这边的消息太少,也不可全信,老太傅这边,大概有些别的东西能让我知道。”

“不让宣璟从宣琼那边偷消息大概不可能,但你提醒他一句,可以听,但别全信。”钟宛语气飞快,“有人想把宣璟当刀子用,但谁能确定没人想拿宣琼当刀子使?”

林思比划:主人,若来日你得了郁小王爷的信任……

钟宛失笑:“那就能省一些麻烦了。”

林思继续比划:将来若有万一,也请主人保四殿下一命。

钟宛一笑,“好。”

隔日,称病在家的宣从心心情不错,命人做了些黔安当地的茶点,形形色色,五花八门。

钟宛刚刚联络了史老太傅的人,一回府看见了一桌子精致茶点,笑了:“怎么想起做这个来了?”

“宣瑜想大哥想家了,昨天背着人偷偷哭来着。”宣从心很看不上兄弟哭啼啼的样子,但嘴硬心软,“我想做点黔安的吃食……哄他高兴。”

钟宛一笑:“哄高兴了吗?”

宣从心笑着点了点头,又道:“怕你也想家了,做了许多,这些是你的。”

钟宛笑了下,没说黔安并不是我的家,他坐下来,十分捧场的挨个吃了一遍,称赞:“往常也不觉得,几个月没吃,竟真觉得好吃了。”

钟宛边吃边道:“我能捡些出来送人吗?”

宣从心嘴角微微挑起,“送小嫂嫂吗?”

钟宛笑而不语,男女之事,宣从心不好意思多问什么,转头亲自挑拣了一盒精致的出来,让人送到了钟宛院里。

钟宛让人送去了郁王府别院,不过两个时辰,又被原封不动的送了回来。

钟宛蹙眉,郁赦这是……不肯吃自己送的东西吗?

是他太谨慎,还是没法信任自己?

送食盒回来的家将十分高大,钟宛总觉得他有点眼熟,钟宛迟疑道:“郁小王爷不要吗?”

“钟少爷别多心。”家将双手把食盒放在桌上,后退两步,躬身道,“我们世子说,十日之期未到,钟少爷不可擅自同世子走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