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07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郁赦心中浮躁,低声道,“我怕我太放纵他,没过几日,他就要……”

冯管家接口:“如何?”

郁赦冷冷道:“他就要登堂入室了。”

冯管家腹诽:你若是不愿意,谁敢上你家来登堂入室。

郁赦又拿了一本书,坐下来翻了两页,不胜其扰似得,又问道:“那食盒你打开看了吗?”

冯管家呆呆点头:“打开了。”

郁赦冷声道:“什么样子的?”

冯管家愕然,期期艾艾:“样式……和咱们寻常吃的不太像,有一说一,那花样儿看着是没咱们府上厨子做的精细,可闻着倒是挺香的。”

郁赦眉头一拧,“你既然闻着很香,为什么不同我说?!”

“……”冯管家费力道,“世子如此洁身自好,老奴以为您是不许自己闻那点心一下的。”

郁赦只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不舒坦,转身不说话了。

冯管家见郁赦没甚交代的,退下了。

之后几天,郁王府别院中众仆役噤若寒蝉,生怕不小心触了郁小王爷的霉头。

三日后的夜间,郁赦的一个心腹有要紧事来回话,还被冯管家嘱咐,说什么都行,万万不可提“点心”二字。

心腹一头雾水,应着了。

郁赦已经睡下了,被唤醒后脸色差的吓人,他的披散着头发,冷冷的看着心腹:“怎么了?”

这是郁赦安插在宣琼身边的人,轻易不会过来。

心腹行礼,起身道:“上月同世子说过,五殿下几经周折,寻到了几个当年的守陵人。”

郁赦不耐道:“怎么了?终于能弄出来了吗?”

心腹颔首:“属下无能,那几人被五殿下藏在了十分隐秘的地方,多番探听不得,连月来一直没能查到线索,但今日,不知道怎么的……”

心腹疑惑道:“这事儿突然被捅开了,三个守陵人,全被带走了。”

郁赦愠怒:“什么?!”

心腹也不明白:“五殿下这次行事格外小心,就连郁王爷都不知他藏了那几人的,因四殿下也在查探,所以最多不过是被四殿下知道些风声,不会再有人知晓,但今日寅时,天还没亮,府里突然来了外人,来人关上门同五殿下说了几句,再出来时,五殿下脸都白了,没多一会儿,那些人带着五殿下的亲信去了城边一家当铺里,那几人竟是被藏在了当铺的地窖里,之后……那几人就被带走了。”

郁赦皱眉。

心腹道:“此事蹊跷的很,我们和四殿下的人都在暗暗的查探,想将那几个守陵人夺过来,五殿下亦将那几人视作命根子,三方人周旋这么久,不想会出这种变故。”

郁赦冷笑:“是谁带走的?这总不会不知道吧?”

“清晨那会儿,确实不清楚。”心腹惭愧低头,“府里都还睡着,也不敢贸然起身查探,等天亮时人早被带走了,属下查探了一日才知道……那些人是宫里出来,皇帝身边的亲卫。”

郁赦愕然。

郁赦早有命,要那几人,且要活的,心腹怕担责任,道:“世子,这事儿说不通,我们三方都要抢夺那几人,没人敢漏风声,就怕这事儿闹开了,或是让上面知道了,或是五殿下情急灭口,那这……是谁的手笔?属下常在五殿下府上,同世子消息不通,不知是不是世子这边另有人手按捺不住,坏了事?”

郁赦面色阴沉:“我没吩咐过旁人。”

心腹怅惘:“那属下也不懂了,这正相互暗暗过招呢,突然就被扫了个干干净净。”

“不是我,不是宣璟……”郁赦喃喃,“还有谁?”

心腹想不透,“属下无用,如今皇上已出手,疾风骤雨一般料理了个干脆,如此必然成悬案了,不过……属下并非在为自己开脱,世子,如此一来,其实对我们是最有利的。”

郁赦冷冷道:“自然。”

郁赦非要那几个活口,不过也就是想再将往事探听的仔细些罢了,但要落在宣璟宣琼手里,那就是他们将来对付郁赦的利器了。

心腹还是不死心,壮着胆子问道:“属下万死,再问世子一次,世子是否在五殿下府上还有人手?此一番……实在是像我们府上所为。”

郁赦并没生气,摇头:“没有。”

心腹放下心,又担忧起来:“不知是不是属下杞人忧天,经此一事,属下觉得这京中似乎又多出了一股势,且不清楚这是谁的助力。”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