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08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郁赦面沉如水,半晌嗤笑:“不知道,但此人实在有点不规矩,打不过就掀棋盘……路子有点野。”

心腹愁虑:“原本以为三皇子没了,京中局势能清朗一二,不想竟还能多出一股暗流。”

“有意思了……小心查探吧。”郁赦原本也是搅浑水的,到底有多少人在谋算皇位,他并不在意,“留意一二,我想知道这是谁在插手。”

心腹磕头,悄悄地退了出去。

黔安王府,路子十分野的钟宛病恹恹的倚在榻上,听宣从心唠叨他。

这几日钟宛频频外出走动,虽自宣瑞走后,没了黔安王的黔安王府已经没什么人留意了,但他行事小心,每每出门拜会旧人不是早就是晚,什么时候冷他什么时候出门,折腾了几天就病了,夜里突然发了热,喝了两剂药才好些。

宣瑜一直在钟宛床边前后照顾着,听宣从心训钟宛,斗胆帮钟宛解释了两句,被宣从心一起教训了起来。

钟宛顶着一块湿帕子,抿了抿干燥的嘴唇,笑道:“小姐教训了这么久,渴不渴?”

宣从心皱眉:“不渴。”

“但我渴了。”钟宛吃力一笑,“咳……劳烦小姐,把茶递给我……”

“服着药呢,喝什么茶。”宣从心命人给钟宛盛了银耳汤来,“渴了就喝汤。”

钟宛笑笑,喝了一碗汤,舒坦了不少。

“你这几天总出门。”宣瑜小声问,“是去见夸父了吗?”

钟宛虽病了,但刚做成一件事,精神很好,闻言莞尔,也小声道,“是啊,不然这么冷的天,我图个什么?”

宣瑜有些钦羡,问道,“可将人哄着了?”

“那倒还没。”钟宛唏嘘,胡乱道,“三年五载的,怕是难……”

宣从心大骇:“你这到底是看上了个什么人?!”

钟宛失笑:“我乱说的,没那么难。”

宣从心难以置信:“我还盼着你早日将人娶进府,我们能一块儿回黔安,你……你这是走的什么运,撞上了个什么人?”

“我撞上了什么?南墙。”钟宛笑笑,“行了,小姐训我也该训累了,这屋里有病气,你们不要总在这,回自己屋子吧,我这不是已经醒了吗?再躺几天就好了,过了三七,不用天天去跪灵了,宣瑜,你也该看看书了,我回头会考你,去吧。”

钟宛连消带打的把姐弟俩哄走了,自己费力的把汗湿的里衣脱了,换了新的,躺回了床上,长吁了一口气。

要收敛起史老太傅留给他的人手比钟宛料想的要难一些,人心易变,史老太傅一走多年,过往再大的恩情也禁不起岁月磋磨,会真心实意替钟宛奔走的人没那么多,再者,有的人要么被眼前的富贵绊住了手,要么被满屋儿女缠住了脚,钟宛并不怪他们,就算是以恩相胁,那也是史老太傅的恩,自己只是老太傅的学生,没那么大的脸面。

万幸,能用的人虽不多,但胜在衷心,且很得用。

这次解决那几个守陵人的事做的就很干脆,如今宣琼哑巴吃黄连,根本不敢声张。

钟宛揉了揉酸疼的肩膀,低声笑了下。

一点一点,慢慢来吧。

钟宛知道自己身子不行,不敢太拼,探查郁赦身世的事暂且要放一放,等病好了再说。

钟宛一连多日安心养病,郁赦那边愈发焦虑。

伺候郁赦的一个小丫头怯怯的看着郁赦,颤巍巍的端了一碗莲子汤给他,“管家说,世子有点上火,须得……”

郁赦头也不抬,“拿走。”

小丫头是被冯管家赶来的,不敢走,颤声道:“世子这两日眼尾发红,确实是上火了,必得……”

郁赦冷冷道:“滚。”

小丫头抖做一团,“世子心火太旺,得败败火,世子若不喝莲子汤,冯管家就要请太医了,或者……世子想吃点旁的败火的东西?甜梨汤?藕粉汤?”

郁赦突然低声道:“十天了。”

小丫头吓了一跳,眨眨眼:“什么?”

“十天了。”郁赦好似在自言自语,“他没来,也没再送点心来。”

小丫头见郁赦又开始说胡话了,更害怕,胆怯的答应着:“什么点心?”

郁赦怔怔道:“不知道,我闻都没闻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