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09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世子上火了,还是少吃点心为好。”小丫头干笑,“但……世子想吃就吃吧,什么样式的?我我让人去做。”

郁赦不知想到了什么,眸子骤然一缩,哑声道:“桂花糕。”

小丫头忙答应着,转身跑了。

郁赦不知听没听见,犹自低声道,“说好的了,说好了的……桂花糕。”

郁赦几乎在咬牙切齿了,“明明说好了的,每一旬,他来一次……十天了,他没来,没来……”

郁赦闭上眼,调整呼吸,他不想这样,他之前打定主意,这几月不再做什么过激的事的。

“绊住脚了,那么多事……宣瑞那么废物,他被宣瑞绊住脚了,他被宣瑞绊住脚了……”

郁赦不自觉的嗫嚅着什么,过了一会儿,竟真的平静了下来。

郁赦深呼吸了下,脱力一般瘫在椅子上。

郁赦想要去躺一会儿,一起身,正看见方才那个丫头乐颠颠的捧着一碟桂花糕走了进来。

郁赦的眼神登时就变了。

郁赦牙齿咯吱作响,“十天已经到了,他没来,他从始至终,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郁赦大步出了屋子,小丫头大惊,手忙脚乱的放下桂花糕跑去找冯管家了。

可她哪里跑得过郁赦,等冯管家接着信儿,郁赦早已一阵风似得出了府。

黔安王府,钟宛捂着口鼻,把刚从宣从心那磨来的点心一一放进食盒里。

钟宛怕烫似得,用帕子垫着手指,将点心系数放好,从头到尾不曾让自己手指碰上那点心。

直到将食盒盖好钟宛才拿下帕子,他舒坦的呼吸了两下,正要叫人来,听外面有人砸院门,钟宛皱眉,这会儿能有什么事?

钟宛院中的仆役去开了门,不多一会儿,钟宛屋里的门被推开了。

郁赦似是骑马而来,头发微乱,衣襟也皱了。

钟宛一怔:“你、你怎么来了?”

郁赦死死的盯着钟宛,尽力压着胸中澎湃的怒火。

钟宛察觉出郁赦神色不对,心道难不成自己暗中动的手脚被发现了?

可又不太像。

钟宛看着郁赦这形态,匪夷所思的想,怎么觉得……郁赦似是受了天大的冤屈似得?

出什么事了?

钟宛又轻声问了一句,只见郁赦呼吸粗重,像是在尽力压抑着什么。

钟宛在这屋里足足闷了好几天,因他不能见风,窗户都没怎么开过,钟宛担心自己把病气过给郁赦,道,“你先去前厅?我这就来……”

话音未落,郁赦眼睛瞬间红了。

钟宛惊骇,这人……

郁赦嘴角微微挑起,勾起一抹讥讽笑意,道,“怎么?怕我?还是嫌我?钟宛……你是不是都忘了?对……只有我自己记得,只有我还等着……”

“忘什么?”钟宛被郁赦身上带来寒意带的咳了起来,费力道,“我病了好几天了,你在这站着,一会儿被我咳……染上……”

郁赦一怔,周身的戾气瞬间弱了许多。

“你……病了?”

钟宛咳了一会儿缓过来,往后退了两步,“你先听我一句,先去前厅行不行?我咳……咳咳咳……”

钟宛扶着桌子咳了起来,不忘偏开头避开桌上的食盒,郁赦定定的看着他,嘴唇动了动。

“算我求你了,离我远点……”钟宛咳出了一身的汗,“宣瑜就是不听,整天来找我,所以昨日就跟着发热了,你要是也……”

钟宛一句话没说完,身子一轻,一阵头晕目眩后,被郁赦放到了榻上。

钟宛躺在床上惶恐的想,刚、刚才……郁赦是抱自己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