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10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郁赦一撩衣摆坐在了钟宛床边。

郁赦闭了闭眼,脸色比方才好了许多,他抬眸,突然道:“钟宛,你绝不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

钟宛咽了下口水,结巴道,“那年,当真是你……”

“是我,足足照料了你半个月。”郁赦眼中还带着几分怒气,“不记得了?行……我让你想起来。钟宛,你一咳就就出汗,现在里衣都湿了吧?”

钟宛下意识道:“是……”

郁赦抬眸:“干净里衣在哪儿?”

第39章只会偶尔走神,出神的去看郁子宥一人。

钟宛被吓得磕巴:“不不不、我我自己来……”

郁赦面若冰霜,执拗道:“干净里衣在哪儿?!”

钟宛察觉出郁赦哪儿有点不对,像是气疯了,又像是喝多了,偏偏他身上又不带半分酒气。

难道是犯病了?可近日有什么事能惹的他如此?

看着神情……好像还是自己惹的。

钟宛想让郁赦别胡闹,但一撞上郁赦这眼神,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钟宛抿了下干燥的嘴唇,指了指一旁的柜子,“头一层……就是。”

郁赦起身,打开柜子,迟疑了片刻,将干净的里衣拿了出来。

钟宛倚在软枕上,看着站在床下的郁赦,心跳快了些许。

他要……脱自己衣服吗?

不管当年郁赦是怎么亲力亲为的照料自己的,毕竟都是昏迷时的事,钟宛没什么回忆,现在两人可都是清醒的,自己让他这样摆弄……

万一再出上次那样的事怎么办?

另一边,郁赦攥着手里薄薄的里衣,周身的戾气淡了下来。

郁赦这会儿脑子清楚了,明白过来钟宛不是不想去寻自己,只是病了,去不了。

郁赦神色和缓了些,他低头看着手里的衣裳,如梦初醒似得,怔了怔,似乎有点进退两难。

钟宛看他神色知道他清醒过来了,心里竟有点惋惜,咳了下,“行了,你给我吧……”

郁赦眉头一皱,没理会钟宛,他往柜子里扫了一眼,又拿了个什么出来,钟宛没看清。

钟宛紧张的看着郁赦,看着他走近,两人对视片刻后,郁赦将里衣丢在床上,他手里还拿着什么,钟宛偏头看了眼——是自己的一条发带。

钟宛迷茫,还要梳梳头发吗?

不等钟宛说话,郁赦抬手,用钟宛的发带将他自己的眼睛蒙了起来。

钟宛:“……”

郁小王爷真是非礼勿看了。

郁赦将眼睛蒙好,上前两步,坐在床上。

成了瞎子的郁赦动作迟缓了许多,他微微俯身,一点点顺着被子摸索,指尖碰到被角后将被子往下拉了拉。

蒙着眼的郁赦有种别样的英俊,钟宛脸颊微微发红,清了清嗓子,低声道,“世子……你看不见,不怕摸着不该摸的吗?”

郁赦闻言顿了下,皱眉警告:“你别乱动,就不会。”

钟宛靠在软枕上,艰难点头:“是。”

郁赦抬手,试探的摸到钟宛肩上,他的指尖顺着钟宛的衣领滑下来,褪下钟宛的外衫。

郁赦将外衫放在一边,微微侧过头,似乎在回想钟宛领口的位置。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