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13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师弟问的是安国长公主,我还是说公主罢。”汤铭缓缓道,“前事你已知晓,必然明白,安国长公主的立场十分尴尬,但安国长公主出身皇族,应当早就清楚,父兄为大,自己一辈子都是要以皇权为先的,所以今上让她认下这个孩子的时候,安国长公主虽不十分甘愿,也顺从了今上的意思,毕竟……那会儿她刚没了自己的孩子,且太医说过,她不会再有孕了。”

钟宛低声道:“我少时曾同郁赦相伴过半年,看得出……安国长公主是真心疼爱他的。”

“疼爱?”汤铭摇头一笑,道,“那会儿师兄我已辞官多年了,具体如何,就不敢说了,但是后来老师同我说过一事,师弟要听吗?”

钟宛道:“自然,师兄请说。”

汤铭道:“传闻,郁小王爷是在六年前突然转了性的,师弟可知因为什么?”

钟宛摇头:“不清楚,我当日已去黔安了,只是猜测他应该是那时知晓了自己的身世。”

汤铭问:“为什么知晓?”

钟宛愣了,“这……他去查探的吧。”

汤铭又问:“那郁小王爷为什么突然要查探呢?”

钟宛答不出了。

汤铭叹气:“这是老师同我说的,老师说,当日其实是安国长公主不知为何,突然一连数日不见郁小王爷,后来勉强见了……竟一言不合,当头扇了郁小王爷一巴掌,还一连几日,罚他跪在堂前。”

钟宛哑然,不可置信:“长公主罚郁赦?为什么?”

汤铭叹气:“因为有人告诉长公主,当年她怀的那个孩子,不是因她身子不好没保住,而是今上设计,害她流了产。”

咔嚓一声,钟宛生生攥碎了手中茶盏。

碎瓷扎进掌心,钟宛闭上眼,血顺着他掌心的纹路蜿蜒而下。

子宥……

汤铭吓了一跳,忙要替钟宛包扎,钟宛将牙关咬的死紧,半晌道:“无妨,请师兄细说。”

汤铭唏嘘:“长公主之前那样溺爱郁小王爷,骤然如此,郁小王爷必然惶恐必然不解,自他出世,关于身世的谣言就没停过,郁小王爷也想到了这个,他……就要查个明白。”

钟宛深吸一口气,脸色青白:“长公主的孩子,当真是……”

汤铭倒吸了一口气,摇头道:“不,最毒的是,这一切只是有心人设的局,长公主的孩子确实是她自己不慎没了的,但当安国长公主终于查清楚想明白的时候……纸已经保不住火了,郁小王爷……全都知道了。”

钟宛攥着手中的碎瓷,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移了位,钟宛默默忍着,过了许久才缓了过来。

离开庄子的时候,钟宛心中一动,突然问汤铭:“师兄告知我的前事,事事绕着子宥,好像知道我是为他而来一般,师兄……怎么能这么清楚我的心事?”

汤铭无奈:“师弟还是不信我,但今天,所有的话都是我说的,你不曾透露过半分,你怕什么呢?”

钟宛眼中一片阴霾:“事关子宥,我不得不小心。”

“我们头一次见,你不放心我也不奇怪。”汤铭浑然不在意钟宛的防备,道,“至于我为何知道你是为郁小王爷而来,是因为老师同我说过……”

钟宛警惕道:“说过什么?”

汤铭淡然一笑:“因为老师曾对我讲,你当日随黔安王同皇子们一同在宫中读书时,两耳不闻窗外事,心高气傲,不屑与任何人结交,只……会偶尔走神,出神的去看郁子宥一人。”

第40章你能不能分分场合?!

这么多年刀枪剑戟里走过来,钟宛原本以为自己早就修成金刚不坏之身了,但今天一个不留意,先被碎瓷割了手,又让头次见面的师兄一句话扎穿了心。

钟宛站在初春的寒风里,捂住绞疼的肺腑,自嘲一笑,“师兄,看破别说破啊。”

汤铭也笑了,叹气:“我本不想说,陪你演一演,但你从始至终都忌惮着我,师弟防备我无妨,耽误自己的事就不好了。”

钟宛扶着马车调整了下气息,低声道:“太傅他原来早就……”

“老师那么大年纪,什么没见过?教导你数年,什么看不出?只是不说罢了。”汤铭喟叹,“既然说了,师兄为老不尊,再提两句?”

老底都让人家掀了,钟宛也没什么可捂着瞒着的了,道:“师兄请讲。”

“这话其实是老师嘱托我让我尽力看顾你时说的。”汤铭悠悠道,“这事儿还得往前说……你可知道,当日你在牢中时,老师也曾要将你赎出来的。”

钟宛哑然:“太傅他、他不在意名声的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