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15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被骂的晕头转向,还真不尴不尬的硬着头皮去借了。

那还是钟宛头一次主动同郁赦说话,意料之外的,郁赦脾气很好,微微错愕后,将自己的笔借给了钟宛。

现在回想……

老太傅太坏了。

钟宛听着一路的闭门鼓回了府,堪堪在宵禁前赶回去了,回府后钟宛找了人来,命人先去查汤铭。

汤铭确实是钟宛的同门师兄,他说的话也都合乎情理,但钟宛仍不敢全然信任他。

钟宛总觉得这个给先帝做了十几年起居令史的人没看上去那么简单。

查汤铭要比查郁赦简单多了,钟宛的人隔日就给他来了信。

钟宛从头到尾将汤铭的生平看了一遍,清清白白,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他并没为郁王府或者宣璟那些人效力的理由。

钟宛又拿起汤铭盘根错节族谱来,顺着一点点看下来,突然察觉出了些猫腻。

汤铭的生母姓钟。

钟宛哑然,汤铭难不成同自己沾亲?

皇城中姓钟的并不少,钟宛不敢十分确定,且钟宛自己就是钟家旁支了,就算汤铭的母亲是钟家的人,钟宛都不敢确定自己和这老太太同宗。

凭着这点儿出了五服的血缘,汤铭就会多看顾自己几分吗?

还是只是因为受了史老太傅的嘱托?

钟宛把手里的几张纸就着烛火燃了,出了一会儿神。

不敢全然信任汤铭,但汤铭说的那些话钟宛已信了七八分。

钟宛又有些想去找郁赦了,只可惜……

钟宛一边给自己右手的伤换药一边气的磨牙,“还有六日。”

不过明日就是三皇子宣璟的五七了,也许能碰一面。

五七这日,钟宛几人早早的去了。

好巧不巧,刚一进府就同安国长公主撞了个对脸。

而郁赦正跟在安国长公主身后。

宣瑜之前已见过安国长公主几面,他本就机灵,如今不用人教,不慌不忙的给安国长公主行了礼。

安国长公主保养得当,看上去只有四十岁上下的样子,她身份尊崇,宣瑞这种身份在她眼前根本不够看的,不过安国长公主倒没怠慢,她略弯了弯嘴角,让宣瑜起身,拖着上位者特有的缓慢语调,慢慢地问他冷不冷,连日过来累不累。

宣瑜应答得当,安国长公主点点头,淡淡道:“贤妃娘娘舍不得三皇子,正哭呢,先别进去磕头了,彼此看见不体面……五七了,苦命人回来的日子,让她哭个痛快吧。”

安国长公主眉梢眼角有几分倦怠,照看了贤妃这么多天,起初还能跟着哭两声,时间太久,她早就烦了,方才贤妃发了疯似得,哭的头发散了衣裳也乱了,安国长公主劝也没劝,不耐烦的带着郁赦出来了。

宣瑜答应着,钟宛就站在宣瑞身后,自然,安国长公主看也没看他,只把他当寻常的仆役了。

钟宛也没留意安国长公主,他心思全在郁赦身上。

两人方才四目相对,一触即分,钟宛都能猜到郁赦在想什么——还有五日,不能多看。

钟宛低头站在宣瑜身后,嘴角微微勾起。

贤妃在里面哭的越发悲苦,众人就在灵堂外等着。

安国长公主轻声道:“听人说,你这几天晚上睡得早了?”

安国长公主声音亲和许多,显然是在同郁赦说话。

钟宛没抬头,只是听郁赦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

“那很好,饮食上也要在意点。”安国长公主笑了下,“听说你那日突然想吃点心了?我让人新做了几个花样的,早上已经给你送去了,回去记得吃。”

郁赦眼中闪过几分懊恼,他飞快的看了钟宛一眼,皱眉打断道:“谁说的?我不想吃。”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