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18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急的头疼,“到底怎么了?不想打手语就写下来!谁敢打你?!”

林思把茶盏放到一边,比划:四皇子。

钟宛哑然:“他……不是十分信任你么?他跟你动什么手?”

钟宛心里一动,急道:“他是不是以为你还替我做事?会去害他?!”

林思摇头,疲惫的叹了口气。

钟宛被林思气的坐立不安:“那到底是怎么了?!”

林思沉默了好久,起身,对着钟宛跪了下来。

钟宛心中一动,“还是你……准备彻底效忠于宣璟了?”

其实从那次和林思密谈后钟宛就考虑过,宣璟同郁赦立场不同,自己既已决定留在京中帮郁赦,那林思夹在中间难免难做,钟宛快速道,“连日来琐事太多,我没顾上,林思你听我说……”

钟宛半跪下来,扶着林思的肩膀,一笑:“我正要跟你说,林思……你以后不必再替我做事了。”

林思瞬间睁大眼。

“你先听我说。”钟宛按了按林思的肩膀,低声道,“你虽然本来是我们钟家的人,但你也知道,你和嬷嬷来我们家不久府里就出了事,你和嬷嬷也没落着什么好,论起来,是我们钟家欠你的……”

林思忙摇头,他要抬手打手语,被钟宛按下了,钟宛继续道:“听我说,咱俩都是在宁王府长大的,非要说什么恩情……那也是王爷对你有养育之恩,你奔波多年,如今宣瑞他们已经平安,你这恩也报的差不多了。”

钟宛看着林思,轻声道:“你不欠我什么,我也不是你主人,我是你弟弟……之前是我没为你考虑周全,日后你只为自己打算就好。”

林思眼眶红了,他俯下身,给钟宛磕了个头。

“大男人,别弄的黏黏糊糊的。”钟宛起身,“行了,头也磕了,就这样吧,日后该走动还可照常走动,若要为了宣璟避嫌……也行。”

林思跪在地上,肩头微微抖动。

钟宛低头看着林思,二十几年来相互扶持的情形在心中呼啸而过,他深吸了一口气,释然一笑:“有完没?起来!”

林思好一会儿才爬起来,他眼睛发红,打手语:我来此,不是为了这个。

钟宛诧异:“还能因为什么?是……宣璟已经误会你了?这倒是有点麻烦了。”

钟宛皱眉,难不成要演出苦肉计,自己也揍林思两拳,让他回去跟宣璟哭?或者……让林思揍自己一顿当投名状?”

林思比划:四皇子不知我和主人的事,他同我动手,是因为我做错了事。

钟宛不明白:“你行事仔细周全,能做错什么事?”

林思低头,迟疑片刻后比划:昨日,四皇子拉着我喝闷酒,四皇子不胜酒力,醉了,我也喝多了,晚间……我欲行不轨,被他察觉了。

钟宛僵在原地。

好一会儿后钟宛小心问道:“你……你对他做了什么?”

林思耳廓红了,他捻了捻手指,比划:不轨之事。

钟宛突然觉得脑子有点转不动了,他吃力道:“怎么个……不轨?”

林思摇头,显然是不想说了。

钟宛哑口无言,想了片刻还是有点来气:“你能做出多不轨的事来?他这就动手?!”

林思艰难的抬手,比划:他醉了,动弹不得,我……趁人之危,他打死我也是应该的。

钟宛心里明白林思不是那种人,不可能真的把宣璟如何了。贸然被人轻薄了,宣璟气炸了动了手也有情可原,不过……

钟宛喃喃自语:“咱们钟家门上这是什么断子绝孙的好风水?怎么你也……”

林思惭愧的低头。

“我不是怪你,你的事你自己愿意就好。”钟宛勉强宽慰道,“而且就宣璟那个脾气,要真的对你无情无义,怕也不会让你有命跑出府,早劈了你了,你……你怎么出来的?”

林思垂眸,比划:四皇子让我有多远滚多远。

钟宛叹了一口气。

“那你先在我这住着吧。”钟宛心里一团乱麻,“还是……还是你避避嫌?免得日后想回去,宣璟忌惮你是我的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