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19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林思思虑片刻,打手语:“怕是回不去了,我留下。”

“以后的事,别说死。”钟宛道,“我院里左边厢房还空着,你住下,从今日起,你也不用为我做什么,先好好歇几天吧。”

林思点头,起身去了。

钟宛吐了一口气,替林思发愁。

宣璟虽没什么脑子,但为人还行,至少比宣琼强多了,他对林思有救命之恩,这么多年朝夕相处,林思对他起了点心思……也算是合情理。

可宣璟要是没那个心思,林思怕有的心要伤了。

都是什么破事!

第42章替我…解决一个人

钟宛本想趁着天早再去见汤铭一次的,被林思搅了,现在出城也来不及了,只得作罢。

想到林思,钟宛又琢磨是不是去钟家祖坟上烧烧香,想到祖坟,又想起汤铭的母亲可能也是钟家的女儿,这么一想——

钟宛瞬间确定了,汤铭同自己必然是沾亲的!

汤铭无妻无子,他也断子绝孙了!

钟宛忍不住笑了下。

不自觉的,又想到了灵棚里那情景。

钟宛轻轻抿了一下嘴唇,回想了片刻,觉得此生血脉无继也值了。

正遐想着,外面宣从心来了。

家里突然来了外人,宣从心不太放心,过来问了问。

“没什么,我……我年少时认识的一个故人。”钟宛含混道,“当年被我连累也遭了难,前几日得罪了主家,躲出来了,我就留他住下了。”

宣从心不甚在意:“哦,那就住下吧,对了,今天刚听人说,几日后的万寿节不再大办了,一切从简,宗室进宫磕个头就出来,没宴饮,也不必准备什么了。”

“丧期里,也就这样了。”宣从心见钟宛有点神不守舍,问道,“怎么了?是不是……”

钟宛心不在焉道:“怎么?”

宣从心轻声道:“五七一过,咱们就能回黔安了,你那夸父如何了?咱们能不能一同回家?”

钟宛回神,低头笑了下,静了片刻后道:“我看看,林……就是我那故人,看他能不能替我送你们回去,他若不方便就是我,将你俩送回黔安后,我再回来。”

宣从心不舍的看着钟宛,欲言又止,无奈道:“好吧,不过……我们也不着急,等你娶了小嫂嫂我们再一起走也行。”

“没那么快。”钟宛胡乱道,“再说……这还在孝期呢,哪儿能纳妾。”

宣从心皱眉:“我和宣瑜在孝期,你又不在,怕什么了?而且……”

宣从心冷冷道:“我看这皇城里也不比咱们黔安多规矩,就这几日,还有人跟安国长公主议亲呢。”

钟宛感觉自己好像上台阶时不小心踩了个空。

钟宛静了片刻,坐下来,漫不经心:“哪家?”

“那不清楚,那些人我虽都认得了,但她们那些七拐八弯的姻亲我不知道,什么侄女外甥女的,猜不到是谁。”宣从心皱眉,“可能是……算了,说不准,总之是说了,安国长公主看上去也很有意,呵……丧事上谈这个,这规矩也是真好。”

钟宛点头:“郁小王爷二十有三,确实该成家了。”

宣从心好奇道:“就是那个还来过咱们府上看大哥的郁小王爷?”

宣从心未出阁,又被钟宛瞒的实在,并不知道外面传的那些郁赦和钟宛的风流韵事。

钟宛心神不宁的“嗯”了一声。

“没见着过,听说是安国长公主的心肝宝贝,被娇惯的无法无天。”宣从心道,“虽不是本家兄弟,但他好歹是皇亲,居然这个时候议亲……”

钟宛本能的回护郁赦:“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又做不了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