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20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谁知道。”宣从心对皇城中的任何人都无好感,略带刻薄道,“不说没人能做的了他的主吗?说要议亲,必然是他自己乐意的。”

钟宛淡淡一笑:“可能吧。”

安国长公主府。

郁赦摆弄着一个小把件,头也不抬道:“不必为我费心。”

安国长公主放缓声音道:“聂文两朝阁老,门生遍天下,他就这么一个孙女,视若珍宝。那个姑娘我也见过了,长相好,脾气更好,也很识大体,将来……堪作王妃的。”

郁赦漫不经心:“我不要。”

“做什么不要?”安国长公主耐着性子,好言好语道,“我知道你不喜欢生人,这不没逼着你什么吗,你先娶进来,慢慢相处着,相伴一段日子就知道了,这姑娘脾性是真的好,到时候你们两厢情愿了,再……”

郁赦把手里的把件放在一边,抬头,“我不用守孝吗?”

“你竟是在意这个?”安国长公主笑笑,“三个月,那不是可有可无吗?就算现在定下来了,真的过门也要半年了,什么也不耽误的。”

郁赦嘴角微微勾起,笑了:“等下……”

安国长公主隐约觉得郁赦下面不会有什么好话。

果然——

郁赦好整以暇,认真问道:“公主,先给我个准话,宣瑾死了,我是该守三个月,还是一年?”

安国长公主脸上的笑意淡去。

身为皇亲,守三个月就行了。

若是宣瑾的亲弟弟,那就要守一年。

侍奉安国长公主的几个丫头自觉的退了下去。

安国长公主尽力压着火,勉强道:“你是不是喝了酒?胡说什么呢……”

“问问规矩。”郁赦漠然道,“免得我什么都不知道,再做出悖逆之事来,像上次一样……”

郁赦低头一笑,“满心满意的去求娶四公主,反而被皇帝用镇纸砸破了额角……”

安国长公主怒道:“你!”

郁赦轻松道:“怎么了?我被打怕了,想谨慎点,不行吗?”

安国长公主被气的气息不稳,急促道:“你上次分明是不满王爷给你说亲,才故意去同皇兄要四公主!险些将皇兄气病,你现在倒打一耙了?”

郁赦笑了:“但到现在也没人同我说过,我为什么不能娶四公主啊。”

郁赦看着安国长公主,声音轻佻:“说真的……我到现在还惦记着那丫头呢。”

“你能见过她几面?!你知道她长的是圆是扁吗?”安国长公主大怒,“你就非要让我不痛快,让皇兄不痛快,是不是?!”

郁赦神色自然的看着安国长公主。

安国长公主气的心口疼,她揉了揉胸口,不再说话。

这几日,安国长公主听别院的人说,郁赦似有收敛之态,连日来没惹祸,每日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规行矩步,好似回到了少时。

安国长公主以为他想通了,心里高兴,想趁着郁赦举止正常的时候把他的亲事定一定。

不想,还是这样。

安国长公主语气不稳,焦心道,“你就……不能好好的吗?”

郁赦轻轻的敲了敲椅把手,慢慢道:“这几年,宫中接连有丧事,宣璟宣琼的婚事全耽误了,到现在没大婚,府里也没听说什么动静。”

安国长公主抬头,郁赦似是自言自语:“我比宣璟还大几个月,若是能赶在他们之前成了婚,再早早的有个儿子……”

郁赦看向安国长公主,“皇帝见我身子康健,又有子息,必然会多看重一点,是不是?”

安国长公主被说中了心事,眸子一动。

郁赦看着安国长公主,轻声道:“母亲,到底是谁在算计谁?”

“别费心了。”郁赦起身,“我还是那句话,要娶只娶宗室女,公主最好,别的王爷的女儿也凑合,非宗室女就罢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