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28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事是钟宛做的不假,但钟宛只做了个“十五”,前面那个“初一”是谁的手笔,钟宛是真的不清楚。

钟宛真心实意道:“我确实不知道。”

“你以为我信?”宣璟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郁赦房里的事,也就你知道,不是你说的还能是谁说的?”

钟宛闹心,这么多年过去了,宣璟怎么还是这么蠢?

钟宛一边想着怎么尽力客气的把宣璟轰出去一边客气道:“郁小王爷那些隐秘的事,我无从得知。”

“呵……当初他买了你去,跟你不清不楚的在一处住了半年,你现在说你清白谁信?”宣璟鄙夷的看了看钟宛,“你那个毛病是不是还过人?自己有就算了,还能传给别人,弄的……弄的别人也那样!”

钟宛深吸一口气,看了看外面……宣璟带来的人并不多,把他扣下打一顿不难,就是事后不好料理。

钟宛决议不跟脑子少根筋的人计较,一笑:“或许真能传人,那殿下在我这呆着,怕也不好。”

宣璟警惕的看了钟宛一眼,皱眉:“你少看我!我跟你们不一样!没那毛病。”

钟宛点头:“希望是吧,殿下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谁问你了!我已料到是你做的了,我这是来申斥你!自己做的事自己担,少推到我身上来!”宣璟气不打一处来,“我跟宣琼可不一样,他忌惮着郁王府这个外家,我可不怕!”

钟宛看着宣璟,替他演的累,钟宛还惦记着去见郁赦,十天才能见一次的,由不得这么耽误,叹气道:“殿下……你特意来一趟,到底是想说什么?”

宣璟被钟宛说破心事,一时哑口无言,勉强喝了一口茶后才皱眉道:“林思呢?快点把他交出来!”

钟宛眸子微微一动,道:“前几日,他确实来了一趟。”

宣璟眼睛一亮,钟宛继续道:“但没落脚,他同我说,他言行失当得罪了殿下,被殿下轰出来了,然后就走了。”

宣璟呆了:“去哪儿了?”

“不知。”钟宛反问,“殿下不是说不想再见他了吗?”

宣璟语塞,含混道,“他知道我那么多事,我怎么能放纵他乱跑?”

钟宛点头:“那无法了,他当时失魂落魄,前言不搭后语的,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就走了,并未告知我要去哪儿。”

宣璟疑虑不定的看着钟宛:“真的?”

钟宛坦然道:“不瞒殿下,我也在寻他。殿下若找到了他请告诉我一声,也让我放心。”

宣璟沉默片刻,烦躁道:“等找着再说吧。”

钟宛看了宣璟片刻,道:“殿下,当日,你曾要赎我出狱……”

“你可别多想!”宣璟忙高声道,“我那会儿年轻!脑子一时犯浑才起了那糊涂念头!我可一点儿都不想碰你!就算买了你,八成也是把你打一顿,再给你个安身的所在就罢了。”

钟宛莞尔:“我知道,我一样领情。”

宣璟悻悻,“我当时真的就只是一时兴起,银子还没筹好,先被我母妃教训了一顿就算了,过后又被郁赦质问,我招谁惹谁了……”

钟宛倏然看向宣璟,“郁小王爷质问殿下?”

“啊。”宣璟鄙夷道,“疯子从小就是疯子……”

钟宛心跳微微加快,道,“还请殿下细说。”

宣璟厌恶的看了钟宛一眼:“我做什么要说他的事?”

钟宛压着火,“若我得着林思的消息,我会马上派人告知殿下。”

宣璟脸色一僵。

宣璟捏着鼻子回想了片刻,同钟宛说了,又道:“你说说,他这疯病是不是从小得的?寻常人能做出这种事来?我从早就跟我母妃说了!他从小就不对劲儿!我还要跟父皇说,可父皇偏心,不听……”

钟宛没心思应付宣璟了,他起身,魂不守舍道:“殿下放心,一旦有林思的消息,我就……我就马上派人告知殿下。”

宣璟不满钟宛突然给自己下了逐客令,但一想自己还有正事要做,没跟钟宛一般见识,冷哼了一声就走了。

钟宛在院里找了两圈,寻不着林思,估计他躲了,没再找他,让仆役同宣从心交代了一声,自己出了门。

郁王府别院,钟宛一下了马车就被人迎着催着请进了内院。

“钟少爷你可来了。”冯管家急了满头的汗,小声道,“世子从早上开始时不时的就问几时了,方才不知怎么了,又问了一次时辰后,突然动了怒,那眼神都不对了,恍惚间……世子突然问,还有没有寒食散。”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