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29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心头一紧,“你没给他吧?!”

“当然没有!府里早就没那种药了,我们王爷当日来回查了几次,京中也早就没卖的了,但那药不少大夫都会配,世子要是想要,必然能弄来。”冯管家苦道,“钟少爷,世子有两年没吃过那东西了,你可别折腾他……这比以前还疯可不行。”

钟宛皱眉:“府里突然来了人……我知道了。”

冯管家退下,钟宛自己进了书房。

郁赦在看书。

郁赦右手拿书,左手搭在书案上,左手食指快速的敲动桌面,似在焦虑什么。

钟宛轻轻吐了一口气,低声道:“世子。”

郁赦左手掌心按在书案上,不动了。

郁赦头也不抬,面色如常,沉声道:“来的这么早?”

钟宛嘴角微微挑起,心里却疼了下。

钟宛想了下,道:“原本想更早来的,可四殿下突然来我们府上了,没法子……耽误了一会儿。”

不知是不是钟宛的错觉,他感觉郁赦眉头舒展开了一些。

郁赦依旧看着书,问道:“宣璟找你做什么?”

钟宛自己坐下来了,道:“前两天有些关于世子的流言,四殿下觉得是我传出去的。”

郁赦淡淡道:“不是你。”

钟宛哑然:“世子知道是谁做的了?”

郁赦合上书,“你手疼吗?”

钟宛右手上还缠着白布,郁赦皱眉,将桌上的一个小瓶子往前推了推,“伤药……大约比你府上的好。”

伤药旁边还放着叠好的白布,钟宛一并拿了。

钟宛坐下来,自己拆了右手上的布放在一边,单手拧开药瓶,他左手没右手灵活,洒出了不少药粉。

郁赦远远的看着。

钟宛不甚在意,往右手掌心撒了些药,落在了身上不少,药粉散出一股苦气,钟宛打了个喷嚏,郁赦不满的看了过来。

钟宛抖开干净的白布,用牙咬着一头,左手拿着另一头,一道道的往右手上缠,一不小心牵动了右手的伤处,钟宛吃疼,皱眉“嘶”了一声,郁赦忍无可忍一般,起身走了过来。

钟宛想笑不敢笑。

郁赦拍开钟宛的左手,自己给他包扎,钟宛看着郁赦,想起了宣琼方才说的话。

七年前,钟宛吃药装病时,同郁赦冷战了数日。

那些日子郁赦脾气也不大好,整日冷着脸,在宫里遇见了宣璟,宣璟那个不会看人脸色的傻子偏偏凑到郁赦跟前,阴阳怪气的问他同钟宛如何了。

郁赦起初没理会,宣璟非要嘴欠,同郁赦说:“你要是玩腻了,就把他给我,大不了我折半银子给你就是了。”

少年郁赦勃然变色。

宣璟头回见郁赦这么生气,吓了一跳,以为他要跟自己动手了,但郁赦没有。

当日,听史太傅讲课时,在被问到“伦常乖舛”何如时,十五岁的郁子宥起身,当着众人的面,走到宣璟面前,怒斥宣璟不兄不友。

郁子宥义正词严,掷地有声,将宣璟骂了个哑口无言,史老太傅都惊了,忘了自己今日要讲些什么。

钟宛抬头看着郁赦,小子宥,你当日还敢说你没动心。

郁赦让钟宛将手腕搭在他手心上,低头替钟宛包扎好,一脸不快:“行了。”

钟宛微微活动了下右手手指,郁赦缠的不松不紧,刚刚好。

钟宛想着那个一本正经的小少年,心里一阵阵抽疼。

“世子……”钟宛抿了下嘴唇,轻声道,“今天,不亲吗?”

郁赦没料到钟宛突然就说这个,愣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