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33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郁妃放下帘子,等了片刻,见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太监颤巍巍的走了进来,跪在了帘外。

郁妃定了定神,故意做出一副不胜其烦的样子:“都这么晚了,大哥让你跟我说什么?”

老太监低声道:“王爷说娘娘近日心绪不定,行事……冒失,让老奴来给娘娘说说古。”

郁妃道:“那你说吧。”

老太监不紧不慢的将先帝当年欲杀母留子的事说了一遍,只比上次郁慕诚说的细致了一点,郁妃心中焦灼,听罢后静了片刻,道:“钟贵妃到底插没插手过立储之事,谁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她最后还是死了,大哥让你跟我说这个到底什么意思?插不插手都要死?”

老太监摇头:“钟贵妃是病逝的。”

郁妃冷声道:“你糊弄谁呢?她病逝,她妹妹也病逝,俩人一前一后一块儿死的?说出来谁信?”

老太监好似个枯死了多年的老树根,半晌才飘出一句话来:“确实如此。”

郁妃难得的动了动心思,逼迫道:“我看不是,钟贵妃到底怎么没的,到底几时没的,宫里瞒的仔细,先帝驾崩后根本就没人再见过她了,说不准她是先帝驾崩前被先帝赐死的。”

老太监缓缓摇头:“不是。”

郁妃气的拍了炕桌一下,满头珠翠叮当作响:“我大哥让你跟我说古,就是让你这么敷衍我的?”

老太监似有无奈,好一会儿叹气道:“钟贵妃确实不是先帝赐死的,说起来,钟贵妃是受了小钟妃的连累。”

郁妃从没在意过这人,有些意外,迷茫道:“小钟妃?”

老太监点头:“小钟妃做错了事,不能传出来,所以太后……哦不,当时的皇后,借着先帝的丧事,料理了她们姐妹。”

郁妃哑然:“我都没怎么听说过这个小钟妃,我记得……先帝对钟贵妃还算宠爱,对这个小钟妃一直淡淡的,她能做错什么事?”

老太监道:“小钟妃当年是随着钟贵妃一同入宫的,她年岁小,又不及钟贵妃貌美性子好,所以先帝没怎么留意过她。”

郁妃道:“所以呢?她做错了什么?”

老太监垂着眼皮,声音喑哑:“太裕四十七年冬,小钟妃她……有孕了。”

郁妃没在意日子,愕然:“有孕?没听说过啊,有孕怎么了?难不成她自己不小心把孩子弄没了?也不对,这罪不至死啊。”

老太监摇头,声音更轻了,“有孕自然没错,错就错在,那会儿……先帝已五年没和她同塌过了。”

郁妃脸色骤变。

老太监咳了两声,继续道:“因着有钟贵妃这个姐姐,小钟妃也总能在先帝跟前走动走动,但先帝确确实实许多年没碰过她了,小钟妃不规矩……闹出这种不体面的事来,被太后知道了,太后自然留不得她,这种事有损皇室声誉,不能张扬,太后又慈悲,不想牵连到宁王,就替小钟妃瞒了下来,然后借着先帝的丧事,给了她们一个体面的死法。”

郁妃花容失色,失声:“她……她疯了吗?做这种事?不对,不对不对,小钟妃不规矩,钟贵妃为什么也要被……”

“娘娘。”老太监打断她,慢慢道,“钟贵妃和小钟妃若不死,娘娘怕也没今日的富贵,娘娘还要再问吗?”

“太后借此发挥……原来真的杀母留子的是太后……”郁妃惊慌失措,“那……那孩子的生父是谁呢?太后把那人也杀了吗?”

老太监眼皮微微抬了抬,不说话了。

郁妃心惊肉跳,“居然有这种事,怪不得她们姐妹走的那么不明不白……”

老太监低声道:“先帝当日想立幼,确实起过杀她们姐妹的心思,也试探过钟贵妃几次,但最终也没真的动手。”

郁妃心神不宁,“原来是这样……罢了罢了,我不想听了,你当没说过吧,你快去吧。”

老太监颇为费力的爬了起来,郁妃又急匆匆道:“慢着,你……我来日可能还会唤你过来,你叫什么?”

老太监弯下腰:“老奴汤钦。”

“哦,汤钦,我记着了。”郁妃失神道,“你去吧,走的时候小心点,不要让旁人看见了。”

老太监躬身走了。

郁妃惊魂甫定,一个人坐了好一会儿,又后悔不该问这些事,叫了宫人来,让她去叮嘱汤钦,不要告诉郁王爷今日之事。

郁妃满心懊悔的倚在炕桌上,细想方才汤钦说的话,眸子骤然一缩。

“太裕四十七年冬,小钟妃有孕。”

郁妃脸色变得惨白,只觉得浑身都爬满了毒蛇。

郁妃头皮发麻,失声:“那不就是,那个孩子不就是……”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