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36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郁赦道:“他心中有鬼,神色当然不太对。”

冯管家哑然:“怎么不对?”

“他……”郁赦难以启齿,“没事。”

冯管家不敢多问,见郁赦要动笔墨,上前伺候,轻声道:“宫里刚传出来消息,郁妃娘娘病了。”

郁赦眼神微动。

冯管家道:“昨夜突然病的,传了太医,没说怎么样,不是个大事,但郁妃娘娘说不用请安,这就怪了,平时但凡有个头疼脑热的,必然闹得所有人都知道,让五殿下和王爷入宫请安,这回不,特意告诉那边府上了,只是微恙,不必劳动。”

“事出反常必有妖。”郁赦道,“查了吗?”

冯管家点头:“让人去查了,还没消息。”

郁赦眯着眼,他拇指与食中二指轻轻捏着笔,好半天没落下。

郁赦低声道:“从小郁妃同我就不亲厚,见的少,也没说过几句话,少时是我蠢,不懂姑母为何不喜爱我,不懂姑母为何和母亲不睦,后来明白了……”

冯管家怕郁赦又想起什么来不痛快,咳声道,“深宫妇人,懂什么,世子不用跟她在意。”

“不。”郁赦手腕轻动,写了一个“赦”字,问道,“她忌惮我,我自小跟她没见过几面,不太清楚,只是觉得她不算聪明……你觉得呢?”

冯管家坦然道:“是不多聪明,不然这些年也不该跟长公主闹得那么僵,世子不知,早些年的时候,郁妃娘娘和咱们公主姑嫂俩可是很亲睦的,后来有了世子……郁妃娘娘觉得长公主在借着您谋算什么,她心里藏不住事,总对公主冷言冷语的,面儿上情也不顾,长公主那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怎么会纵着她无礼?也没了耐心,渐渐的情分就淡了。”

“我喜欢不聪明的。”郁赦又写了一个“宥”字,“你说……从她这下手,怎么样?”

冯管家上下看了郁赦一眼,头一天见郁赦似得,眼中似惊似喜,“世子这是什么意思?”

郁赦不徐不疾地放下笔,“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冯管家几乎要老泪纵横了,“世子头一次要争什么,老奴有点……嗨,没事没事。”

郁赦近日越来越有人气儿,冯管家一时间都想去给谁烧柱香,但又不知该给谁烧,胡乱想着改天给钟宛供个长生牌位。

郁赦看着纸上的字,抬头对冯管家一笑:“你是高兴,我终于有了争储的念头了,是不是?”

冯管家急道:“世子怎么这么藏不住话?!别瞎说,世子只是、只是想给自己争条活路罢了。”

郁赦眼中有些未尽之意,他不提这个,转口道:“我不想跟妇人过不去,只是想起一件事来,觉得我也不算对不住她。”

冯管家道:“什么?”

郁赦道,“那年宣琼设计让御蛇人以毒蛇伤我……是她的好心思。”

冯管家骇然,郁赦道:“郁王爷查的,查清楚以后特意入宫告诫了她一通。”

“她不聪明,且对我早有杀心,做起事来要方便许多。”郁赦心里已经有了主意,道,“等你查了她到底怎么了再说吧。”

冯管家答应着,心念一转,“世子,要不要干脆都同钟少爷说了算了,也多个……”

郁赦脸色瞬间就变了,他冷冷的看了冯管家一眼:“嘴严一点。”

冯管家忙道:“是是。”

冯管家怕诱的郁赦犯病,换个话头道:“钟少爷昨天又做错什么了吗?走的时候说世子好像罚他抄写什么,没听明白。”

“罚他抄点心经。”说起钟宛来,郁赦神色缓了缓,“本来想罚的更重一点的,可……”

冯管家眨眨眼:“但什么?”

郁赦默默的看着书案上的字,道:“他昨天同我亲昵时跟我说……让我骂他不要骂的太难听。”

冯管家没明白,郁赦自顾自道:“我待他很不好。”

冯管家心道您才知道吗?

郁赦闭上眼,憋不住怒道:“但我没想到他有那些毛病!不罚他又不行。”

冯管家好奇死了,“什么毛病?”

郁赦沉默了片刻,也想找个人说说,不堪重负的摆摆手:“先把门窗关了。”

冯管家如临大敌,方才争储的事都能敞开了说,现在倒要紧闭门窗了,这是什么关乎性命的大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