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37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冯管家去料理好了门窗,折回来屏息听着。

郁赦嘴唇动了动,“他在房事上,有些不好的癖好。”

冯管家老脸一红,声音比郁赦还轻:“什么癖好?”

“他喜欢……”郁赦尽力措辞文雅,“喜欢蛮狠凶暴的房事。”

冯管家满眼惊恐。

但有点儿想不透的,冯管家厚着脸皮问道:“世子不是还没同钟少爷如何吗,那您是怎么知道的?”

郁赦揉了揉眉心,心烦的要命:“我当然没碰他,是他自己说的!”

冯管家震惊:“真的?”

郁赦低声道,“昨天半夜,他不知从何处找来了绳子,放在床上,入夜后拿着绳子哼哼唧唧的跟我缠磨……想让我绑着他,对他、对他行那种事。”

冯管家:“……”

冯管家小心翼翼的提醒道:“世子,旁的先不说,那绳子,不是您让我寻来的吗?”

郁赦看怪物似得看向冯管家,满眼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让你找过绳子?!”

冯管家倒吸了一口凉气。

冯管家在心里替钟宛扼腕,钟宛这命是真的不好,每逢要紧事,回回赶上郁赦犯病,这桩移花接木实在是冤。

“他……”郁赦忍着头疼,艰难呓语,“他说的很详尽,如何绑手,如何绑脚都说了……还挨挨蹭蹭的,求我喂他吃春|药,说了很多不堪的话。”

郁赦一闭眼就能想到那情形,忍无可忍的说了粗口,“我他娘的真是被他逼的要犯病!”

冯管家怜悯的看着郁赦,不忍心告诉郁赦,他这其实是犯了一天一夜的病,到现在还没清醒。

郁赦失神道,“他这些年到底是怎么了?还是自小就喜欢如此,只是我少时太蠢,没发觉?”

冯管家硬着头皮道:“可能是一直就这样吧。”

“昨夜他睡着后,我好不容易清净了一会儿。”郁赦喃喃,“但只睡了一个时辰他就醒了,又缠着我要……我压着火同他说了,他身子不好,不能如此,好不容易才让他又睡了。”

郁赦眼中一凛,面若冰霜:“我、却、一、夜、未、睡。”

冯管家如履薄冰,吃力的劝道:“世子要不现在去眯一会儿?”

郁赦不知听没听见,磨牙,“你知道我昨晚是怎么挺过来么?他真是……不知死活。”

冯管家点头如捣蒜:“是是,钟少爷不知死活。”

“我原本想……”郁赦深吸一口气,语气淡然,“我死了,钟宛另觅他人,也没什么,毕竟前路漫长,他还有许多年岁好活。”

冯管家焦心:“您怎么又提这个!”

“但是!”郁赦胸中意难平,“我是不知道他偏爱这个调调!将来我躺在地下,若亡灵有感,知道他被新找的姘头夜夜捆在床头调弄搓磨,我怕是要气诈了尸,掀了棺材板!”

冯管家目瞪口呆的看着郁赦,已然跟不上郁赦的思绪了。

这怎么还……说起鬼鬼神神的事了?

冯管家一砸手心,大声道:“所以世子不能死!”

“是。”郁赦揉揉抽疼的额角,“我先去睡一会儿……”

冯管家亲自把郁赦送进卧房,伺候他躺下后健步如飞的回到自己院里,提笔给钟宛写了封信。

第49章子宥他永远都不会让我失望。

这边钟宛已回了府,钟宛回了院,林思正在他屋里。

林思一身风尘仆仆的,似乎也是刚从外面回来,钟宛关上门,奇道:“你这是去哪儿了?”

林思眼中带着血丝,应该是一夜未睡,他比划:替主人去城外找汤铭,给他送信去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