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38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失笑:“那也别连夜去啊,没那么急,信给我,你先去歇着……对了。”

钟宛接过林思递给他的信,眼中带了点揶揄笑意,“昨天,宣璟从咱们府上找你无果后,打到了郁小王爷府上,跟他又闹了一顿,非说是他把你扣下了。”

林思眸子一亮,跟着又暗了下去,他摆摆手,比划:我连夜出城替主人送信,就是为了躲他。

钟宛有心帮林思,不过他自己那点儿破事也是剪不断理还乱,不知该如何安慰林思,只能道:“我就劝你一句话。”

林思看着钟宛。

“别因为一时的想不开,白白耽搁大好光阴。”钟宛莞尔,“人这一辈子有几个七年呢。”

林思默然,他走近两步,比划:不说这个,主人先看信,我还有话说。

钟宛将信展开。

信中汤铭说,他在宫里有个人能用,是个老太监,早年替郁慕诚郁王爷做过一两件无关要紧的事,如今他年纪大了,早失了郁王爷的倚重,只因为他没插手过什么要紧事才保下了命来,如今他年纪大了,也没什么权柄,只是胜在活得久,在宫里还有些许人脉,这人可为钟宛所用。

钟宛一目十行的看过后就烧了。

钟宛看着跳动的火苗,若有所思。

不知为何,这个汤铭给他的感觉总是有些不对。

说起来也奇怪,汤铭明明是史老太傅留给他的人,又是史老太傅的学生,但钟宛总不敢完全的信任他。

钟宛看向林思:“还站着做什么?坐下……要跟我说什么?”

林思坐下来,眉头紧锁,同钟宛打手语。

林思两次替钟宛去寻汤铭,起初还怕汤铭不会信自己,头一次时准备了一肚子的说辞,不想汤铭见了林思一样也是一副热络的样子,同林思饮茶聊天,他甚至也会一点手语。

林思那次着急回城,没比划几句,说明了来意同汤铭交换了书信后就回城来了,昨日因为怕回来撞上宣璟的人,林思刻意拖延时间,汤铭顺势跟林思攀谈了许久。

汤铭不紧不慢的拆了信,却不着急看,笑吟吟先问道:“小兄弟,以前也是钟府上的人吧?”

林思点头,比划:我是主人奶娘的孩子。

汤铭笑着点头:“记得,当年宁王爷费了好些功夫,将你和归远一同找回去的。”

林思比划:王爷当日只寻到了主人,是主人几番同王爷说,王爷才知晓还有我在外面,将我寻了去。

汤铭感叹:“归远原来从小就这样,只要是他身边的人,他都要顾着。”

林思颔首。

汤铭看罢钟宛的信,一把火燃了,想了片刻后拿过纸笔来,林思特意背过身去门外守着,并不多看。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后,汤铭晾干了几页信纸,沓好了装进信封,并不封火漆,随意一卷就拿了出来,递给了林思。

林思接过来揣进怀里就要告辞,汤铭忙道:“不急,小兄弟听我一言。”

林思点头听着。

汤铭叹口气,“有些话……我上次就想跟归远说,但又怕徒增他的烦恼,这几天我几番思量,到现在还没拿定主意。”

林思拧眉,比划:那请大人再多斟酌。

“不必同我这么生疏。”汤铭感叹,“归远不信任我,这几日必然已将我的老底查了个明白,那你也应该知道了,钟府是我的外家。”

林思哑然,比划:并不知情。

汤铭细看林思神色,一时竟分辨不出林思是不是在装傻,他摇头一笑,“钟府若没出事……你和归远早就该同我认识的,罢了,不提这个。”

汤铭将林思请回了屋,重新上了茶,“我心里揣着这桩案,在说与不说之间摇摆不定,几乎成疾,如今见着你,算我人老耍无赖罢,我告诉了你,由你来权衡。”

林思蹙眉,比划:我只是主人的奴才,不管事。

汤铭不言而喻的看了林思一眼,笑问:“你只是个奴才?罢了,我只说我的,我想问问归远,他如今重蹚浑水,如此劳心费力的帮郁小王爷,是想要个什么结果。”

林思比划:自然是要救郁小王爷。

汤铭又问道:“如何救?归远心思通透,听我上次同他讲过前事之后应该已经明白了,郁小王爷他的出世都是别人行的一步棋,能活到现在只是因为他对所有人都还有用,而他要想长命百岁,唯一的出路,就是……”

汤铭看向林思:“林思……你这些年是受了四皇子庇护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