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39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林思没想到汤铭突然问起自己的事来,他戒备的看着汤铭,并不回答。

汤铭叹气:“将来郁小王爷若继位,四皇子要如何呢?这两位似乎早就水火不相容了吧?这些年是个人就在毒害郁小王爷,你可别同我说这其中没四皇子的一份。”

林思眼中一动。

汤铭叹气:“是,我知道归远同四皇子有点旧交,将来必会顾着旧情替四皇子周全周全,但他真的挡得住吗?郁小王爷是皇上的私生子,他若继位,能不清理这几个名正言顺的皇子?我几番思量,觉得这还是步死棋,若再有个人能……”

林思瞿然:你知道郁小王爷是皇上的儿子?

汤铭比林思还惊异:“我告诉归远了呀,他没同你说?”

汤铭急的咳了起来,一时间抖若筛糠,林思忙上前替他拍了拍,汤铭喘了半天,叹气:“我犯了大错了!你……”

林思眸子微微一动,抬手在桌上写:我装不知就是了。

汤铭悔之不跌,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点头让林思走了。

林思比划:前后就是如此,或是我多心曲解了他的好意,或是……

钟宛道:“或是汤铭故意,在你我之间埋了一根针。”

钟宛看向林思,没说什么矫情的废话,两人自小一起长大,纵然现在各有其谋,也不会对彼此勾心算计。

“汤铭话说的真周全,按常理说你是不会告诉我这些的,你心有介怀,他就能趁虚而入,把手插到宣璟那去,他就在四皇子府中也有了自己人。”钟宛淡淡道,“就算你告诉我了……也能解释,是他在忧心你我将来不能两全。”

林思问钟宛,眼中闪过一抹杀意:要做了他吗?

钟宛闹心的看了林思一眼,“你这毛病是跟宣璟学的吗?你知道宣璟昨天是怎么去郁王府别院的吗?”

“拿着一个棍子,我头一次见皇子拎着棍子争储的,真的,他要是哪天一棍子敲死了郁……呸!”钟宛轻扇了自己一巴掌,“他要是哪天因为一棍子敲死了宣琼得了太子之位,我二话不说,头一个称臣。”

林思讪讪。

钟宛闭上眼,把林思方才“说”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轻声道:“汤铭到底想做什么……”

林思眨眨眼,不确定的看着钟宛。

“钟府是他的外家,虽然不知道那位钟夫人是谁,但估计不是我这种出了五服的旁支,他很有可能同宁王是沾亲的。”钟宛低声道,“他帮我可能是真心,对郁赦就不是了,现在看他是想要郁赦和宣璟相残……那他想要谁上位?”

林思哑然,比划:他老糊涂了?为什么要替宣琼卖命?

钟宛失笑:“当然不会,宣琼骨子里有郁家的血,应该是汤铭最厌恶的那一个。”

林思茫然:还有谁?

钟宛嘴唇动了动,只说话,不出声。

林思会读唇语,吓了一跳。

宣瑞。

林思站起了身,他在屋里走动了一圈,焦急的同钟宛比划:咱们不要命,将来不成功便成仁,我命贱,死就死了,宣瑞是宁王唯一成年了的儿子,这么些年好不容易躲过了是非,不能让他再搅进来!若让宣璟他们知道宣瑞有这个心思,必然要生吃了他!

钟宛也不出声了,他和林思一样,甘愿走一遭这条九死一生的路,但不代表要拖着宁王的几个孩子走。

钟宛拿过纸笔写道:汤铭大约是足够自信,觉得能替宣瑞拼一把……我这师兄到底什么来路?

林思打手语:不知,但你确定他要帮扶宣瑞?

钟宛看向林思,写:赌不赌?我猜他的人已经寻到宣瑞了。

林思骇然。

钟宛长吁了一口气:“棋差一着……我废了那么多心思把宣瑞送回去,千算万算没料到还有人在这等着。”

林思着急比划:这怎么能怪你?让他早早回黔安就是为了替他躲避灾祸,再说也不一定,这不还是主人猜测的吗?

林思迟疑的放下手,钟宛心思过人,他猜测的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钟宛低声道:“好的不灵坏的灵,就盼着宣瑞信我,盼着他胆小怕事,无论汤铭许诺他什么,都不要动心。”

林思不懂钟宛这意思,比划:宣瑞对你还不是十分十的信任吗?

钟宛沉默片刻,“……希望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