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42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宣琼无法,只得听着。

“先给你出口气。”郁妃对儿子一笑,“别的不提,单单是结交地方官员行|贿受|贿这件事,就能扒了钟宛的皮。”

宣琼也笑了起来,“那黔安王呢?”

郁妃不在意道:“谁知道会得个什么罪过,无关紧要的人。”

宣琼一想也是,笑道:“这回钟宛下了狱,我可是能去见他了?”

“别不长好毛病。”郁妃皱眉,“你见他做什么?!我都听说了,他名声差得很,你还没娶亲,别跟这种人有牵扯,真有气……等他被收押了,交代底下人,在狱中给他点苦头吃就是了。”

郁妃坐正了些,皱眉叮嘱:“不过得等过了一次堂以后再动手!别上来就弄得血糊糊的,瞎子也看得出了。”

“这我当然知道。”宣琼一笑,“只等他过一次堂,再有什么伤都能推给前面用刑的人了。”

“没想到,他居然这个当口上去给史宏送礼。”郁妃忍不住笑了起来,“这真是神仙也救不得他了,明天早朝有意思了。”

宣琼畅快的一拍桌子,“明天这个时候,我让人把他吊起来打!”

翌日。

钟宛打了一早晨的喷嚏,被宣从心灌了一肚子姜汤。

“我真没冻着,八成是有人背后说我坏话了……”钟宛苦哈哈的,“这姜汤谁熬的?一点儿糖都不放。”

“我熬的。”宣从心皱眉,“明明就是又冻着了,今天你不能再出门了!好好的喝一锅姜汤,闷一天就好了。”

钟宛实在灌不下去了,“我要是真风寒了,你在这做什么?让我染上怎么办?去去……”

“我几年不生一次病,我怕你?”宣从心油盐不进,“喝!病了还不老实。”

两人周旋着,外面吵吵嚷嚷,钟宛的院子离着大门最近,他起身,“你回后院,我看看去。”

宣从心再不想也没法露面,只能先躲了。

外面,一个家仆跌跌撞撞的扑进了钟宛院里,摔了一跤以后忙爬起来,抖着舌头:“大大大大……”

钟宛迎出来,“大什么?”

“外、外面有军爷来……说要抓少爷。”家仆吓得结巴,“说少爷……犯了事!”

钟宛眉头微微蹙起:“我犯了什么事?”

家仆畏惧道:“怂恿王爷私交封地官宦,意图不明,行|贿受|贿,还有……还有……”

钟宛脸色一白,家仆后面说什么,他都听不见了。

连日来困扰他的谜团终于清晰,钟宛脑中闪过一道白光,缠绵混沌的迷雾瞬间散开。

为什么汤铭那么自信,为什么汤铭似乎早就确认了他能说动宣瑞……

“私交封地官宦”。

单这一条,就能让崇安帝对宣瑞治罪。

此事可大可小,崇安帝不会因此要了宣瑞的命,但必会有所惩戒。

重则削爵,轻则申斥。

自己无品无爵,是要替宣瑞顶罪的,情况最好也要坐牢,到时候宣瑞寻不到自己,又被崇安帝疑忌,定然六神无主。

就宣瑞那个性子,在他惶惶不安之时,汤铭对他施以援手,他必然什么都听,什么都信。

汤铭只要陪着宣瑞度过这个难关,就能得到宣瑞的信任倚重,届时汤铭只要再稍微用点手段,就能让宣瑞深信崇安帝早晚会杀他,然后他不得不反……

汤铭对自己的事了若指掌,知道自己当年在黔安吃不上饭,同当地官宦勾搭受贿的事一点也不奇怪,他之前说过他在宫中有人,那把这事儿捅给有心人也很方便。

他要闹出大动静来,这把柄必然是要给最恨自己的人……

很可能是宣琼。

电光火石之间钟宛已经把事捋顺了,但没用了。

太晚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