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43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汤铭甚至心思周密到安排了那个六亲不认的史宏在自己出城的时候来了府上。

因着史老太傅,自己和史宏擦肩而过,很可能会回访,再不济也会送点土仪,这就又坐实了自己心虚,听到消息后对史宏行|贿求情。

洗不清了。

“钟少爷?少爷?”家仆见钟宛愣了下,慌张的催促道,“怎么办?怎么办?”

钟宛闭了闭眼,一把攥住家仆的手,定了定神,“别慌,告诉小姐和少爷,不管谁问什么都说不知道,不要跟任何人求情,林思……他不知去哪儿了,等他回来,把事情都跟他交代一遍,告诉他先自保,不要意气用事,替我看顾两个小主人,得了空替我宰了汤铭。”

这话说得太不详,家仆急出泪来了,“这怎么办好啊,少爷,你……”

“我去拿件厚衣服……他们有的审,我不能先被冻死。”钟宛心里清楚,自己一死,这些人就要审宣瑞了,“让他们等下……”

家仆哭着点头:“少爷快去,大理寺的官爷们都催着呢!”

钟宛脚步一顿,倏得回头:“谁?”

家仆抹了下眼泪:“大理寺的官爷啊!倒是没喊打喊催的,但来了那么多人,也够吓人了……”

钟宛喃喃:“督捕赃罚,这是刑部的事啊……”

家仆心惊胆战:“少爷您说什么呢?!就是大理寺的人啊,大理寺怎么了吗?”

钟宛的提起的心瞬间被填回了肚子里。

有人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惯了,让大家几乎都忘了,如今的大理寺卿,姓郁名赦。

第51章我过的不顺,你也不多容易吧。

一个时辰前。

自三皇子宣瑾薨逝后,崇安帝哀思过度,先是从三日一朝改成了五日一朝,又从五日一朝改成了十日一朝。

郁赦按官爵品级本来是五日一朝的,现在按理必然是要上朝的,不过他自来都是时去时不去的,御史台这些年参奏他无故旷阙的折子都能埋了大理寺了,崇安帝都以“子宥身体孱弱”为由挡了回去。反正自郁赦任大理寺卿后大理寺的事已越来越少,有公务也都是两位少卿主理,时间长了,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郁赦没来大家不意外。郁赦来了,就当个惊喜。

朝会前,宣琼见郁赦到了,心里打了个突,随即又觉得无妨,郁赦对钟宛能有几分真情实意?会不会替他开口都不一定,多少年了,除了当庭被言官痛骂时骂回去,郁赦从来就没在别的事上置喙过。

再说就算开口了,真凭实据都攥在史宏手里了,郁赦能翻出什么浪来?

去大理寺的路上,钟宛也想不透,郁赦是怎么把这案子从刑部硬挪到大理寺来的?

来带钟宛走的大理狱丞也不知内情,“这个咱们真不清楚,只听人说今日朝会上我们郁小王爷难得的开了尊口,同御史台的那个史大人对答了几十个来回,最终……”

钟宛难以想象前两天那个神情恍惚的郁赦条理分明跟人当朝争辩的样子,哑然:“最终如何?”

大理狱丞咽了下口水:“最终……也无法。御史台那群人有凭有据的,连您和那些小官宦的往来信件都带着去了,白纸黑字的摆着,郁小王爷实在没法替您开脱干净。”

钟宛道:“那……”

“那又如何?”大理狱丞道,“洗不清就走别的路子呗,郁小王爷就当庭奏请皇上,把您的案子挪到了我们大理寺来,自然,御史台又炸了锅,但咱们小王爷不跟他们讲理了,不讲理就简单了,这不,就轮到我们来接您了。”

钟宛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

“他……”钟宛心里即疼又酸,“他搀和这个做什么?!”

大理狱丞笑了:“不搀和,您可就要进刑部大牢了。”

另一狱丞跟着道,“刑部是五皇子的地盘。”

钟宛了然,自己要是去了刑部,估计过堂就要被扒一层皮,这些……郁赦也明白。

“下了朝后郁小王爷留下了,估计和皇上有话说。”一狱丞又道,“所以少卿大人让我们先来带您过去,估计过上不到一个时辰郁小王爷就能过来了。”

钟宛被带进了大理寺,大理寺少卿见钟宛是郁赦如此费周章的挪来的,不敢慢待,让人稍稍搜了身就将他关在了一处净室中。

净室中只有一桌一椅,钟宛坐了下来,把方才被散开的头发随手束起,静静思量,该如何在不牵累郁赦的情况下脱身。

这个案子的重点并不在行|贿受|贿上,汤铭和宣琼必然会把这事儿往“黔安王私交封地官员”上引,得把重点转到自己身上来。

怎么转?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