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44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明白,这案子要是郁赦来审,他多半会简单粗暴的把事往宣瑞身上一推,好让自己尽早脱身。

这不行。

害了宣瑞不说,这也正好着了汤铭那个老不死的套,宣琼那个废物若突然有了点脑子,还能在事后借此阴郁赦一手。

不能这样……

一会儿跟郁赦动之以晓之以理,尽力劝动他,案子该怎么审怎么审。

钟宛把“汤铭”两个字从头到尾嚼了一遍,想要咬死这个老东西,但不得不佩服。

就算如今徒生变故,郁赦救了自己,也碍不着他的计划。

这老东西甚至还能假惺惺的觉得他对得起史老太傅了,确实没要了自己的命啊。

钟宛自言自语:“林思接着消息没有……早点宰了老东西算了。”

虽如此说,但钟宛估计汤铭已经跑了。

钟宛起身在空空的屋子里走了一圈,心里渐渐有了主意。

钟宛等了足有一个时辰,听外面说大理寺卿回来了,又过了半个时辰,有人就来唤他了。

钟宛整了整衣裳,起身跟着去了。

钟宛没被带到正堂,而绕了两圈,直接被带到了郁赦理事的阁子里。

郁赦一身朝服还未换,他坐在书案前,面若冰霜。

郁赦的书案上放着几封信函,还有一张礼单,郁赦没看钟宛,抬头同大理寺少卿交代吩咐,有条不紊。

自回京之后,钟宛每次见到郁赦,郁赦对他都没平心静气的说过几句话,钟宛心里对郁赦多是愧疚和心疼,也知道他先被身世伤了心又让寒食散伤了身,觉得他如何癫狂都是正常的,头一次见郁赦如此条理清楚的办公务,钟宛一时间看呆了。

郁赦打发了少卿,“去吧,先写份案宗上来。”

少卿退下了。

郁赦看向钟宛,面沉如水。

阁子里再没别人了,现在要是磕头就拜,不免太不是个东西了。

钟宛嘴唇动了动,“把我弄来……废了不少功夫吧。”

郁赦冷冷的看了钟宛一眼:“这些年,办的好差事啊。”

钟宛垂眸,他也不知道汤铭整理了多少罪证来,单看郁赦案上厚厚的几封信函,就知道少不了。

钟宛认罪认的很老实:“是。”

钟宛懒得同郁赦掰扯自己刚去黔安时有多不容易,过了这么久了,多说什么都是矫情。

“但……”钟宛低声道,“黔安王当日才刚过十岁,他是真的不知情,所有的事都是我的主意。”

郁赦目光复杂的看着钟宛。

钟宛并没死在这桩案子上的打算,有的罪他脱不了,有的是能解释清楚的,他刚要开口,郁赦打断他道:“你当年,就是靠着这么要饭活下来的?”

钟宛抿了抿嘴唇,突然有点后悔了。

他宁愿去刑部看宣琼小人得志,也不想让郁赦知道自己那些年过的多狼狈。

钟宛自作多情的不想让郁赦心疼自己。

钟宛道:“也……还凑合。”

郁赦定定的看着钟宛:“方才,你来之前,我先审了两个原在黔安任职、如今留在京中的官员。”

钟宛心道完了。

“没动刑,他们就说的很详尽了。”郁赦轻叩书案,“你还真是能屈能伸。”

钟宛低声道:“先不说这个了吧,这案子……”

“案子没什么可说的了。”郁赦看向钟宛,“我担下来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