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45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愕然:“什么?”

郁赦道:“朝会后,我在皇上那把这事儿认了,也不算替你担着,原黔安知州之前确实找过我,我也确实见了他,许了他的请,你不是知道吗?”

“不。”钟宛急道,“这不能混为一谈!受贿的是我!且你只插手了一次,你……”

“别学史宏说话!”郁赦眉头紧锁,眼中隐隐带着火气,“若不是碍着史今教过我几天书,我今天就把他杀了……”

钟宛急促道:“你到底认了什么了?!你别急,我已经有了主意,我……”

“你能有什么主意?”郁赦好整以暇的倚着椅背,反问,“他们明着查你,暗着已经准备派人去黔安问话了,为了给宣瑞开脱,你准备如何?全认下来?替他顶罪?”

郁赦语气泠然:“这一共才几两银子?值得在朝会上闹起来?皇帝不会看不出是有人借题发挥,但若能借着这个机会削宣瑞的爵,皇帝乐见其成,你不明白?现在不拦下,等着你府上再被抄一次家,攀扯个没完没了?”

钟宛费力道:“你……你都说了什么?”

郁赦淡然:“能认的,都替你认了。”

钟宛看着郁赦,思绪飘回数年前。

那会儿,黔安不少人都信了钟宛和郁赦的事,府里的管家严平山惴惴不安的,觉得这事儿早晚得被桶破,曾问钟宛,万一流言传到京中,让郁小王爷知道了,你预备如何?

钟宛当时病的下不来床,混账道:“活一天算一天吧,真让他知道了再说,是死是活由他。”

钟宛千算万算没料到,时隔多年,被他坑了的郁赦,在今日将这些事默默地替他抗了下来。

郁赦神情自然,嗤笑:“你准备如何?跟小时候似得,宣瑞背不下来书,你替他挨手板?

郁赦拿起书案上的礼单,呢喃,“那这次可不是一顿手板就能了事的了……”

钟宛怔怔的看着郁赦,心里疼的他手都有点抖。

郁赦把书案上的“证物”都看了一遍后抬头,见钟宛神色有异,郁赦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

郁赦审视的看着钟宛,眼睛微微眯起,“我懂了,从始至终,你就没想到我会帮你。”

钟宛担心郁赦误会,声音艰涩,“不是,原本就是我的错,我不能让你……”

“钟宛。”郁赦打断钟宛,眼神平静的看着他,有些突兀的问道,“许多年没人待你好过了吧?”

钟宛一时没明白郁赦东一句西一句的在说什么,下意识要反驳,但张了张口,居然没说出什么来。

郁赦看向钟宛,平静道:“不然,怎么我就简单帮了你这么一把……你就如此惶惶不安呢?”

钟宛语噎。

自去了黔安,所有事就全落在了钟宛肩上,没人能商量,也没人能依仗,钟宛早就习惯了无论出什么事自己先顶上。

“这些年。”郁赦把手里的信函和礼单一并丢进炭盆里,火苗扑的冲了上来,轻嘲,“我过的不顺,你也不多容易吧。”

郁赦拨了拨炭火,“你要是不习惯,不明白,看不懂,察觉不出来,察觉出来了也觉得这其中还有别的什么……那我就说的明白点。”

郁赦看向钟宛:“我这是在疼你。”

第52章不多,三千四百两。

许多年没被“疼”过的钟宛,眸子瑟缩了下。

也不是没让人纵着惯着过,宁王宁王妃还在时,钟宛也曾是亲王府里的小少爷,尊贵不下王世子。

宁王脾气温和,待他很慈爱,没有严父的架子,钟宛和林思如何调皮都不会动怒。宁王妃更是将钟宛当成了自己的头一个孩子,对他溺爱非常,什么都依着。

不过这些记忆已经模糊了,钟宛每每想起来,细节都不再分明,总觉得那差不多就是上辈子的事了。

自宁王薨逝后,偶然提起宁王,钟宛甚至没再唤过他一声“父亲”。

路是自己选的,自王府出事后,钟宛不肯再心疼自己半分。

什么事都有个生疏,风里雨里这么多年过来,早就忘了被人疼是个什么滋味了,乍然如此,钟宛心底闪过一丝无措。

落在郁赦眼里,就成了插到他心口的一把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