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46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有点茫然的看向郁赦,下意识道:“皇帝不傻,你硬要替我担下来,你……你被罚了吗?你答应皇上什么了吗?”

看,郁赦心里苍凉的想,这人又开始担心自己了。

这人是怎么脱胎换骨,活成了孑孓一身的样子的?

钟宛所料不错,凡事都是有得有失的,郁赦咬死了要向崇安帝保下钟宛,自然也要表现出一点诚意。

早朝后,郁赦留下,就是在和崇安帝做买卖谈生意。

今日的事,明摆着是有人在借着宣琼搅弄风雨,摆布皇子是崇安帝最不乐见的,所以郁赦死咬着不松口的时候,崇安帝顺了他的心意,不单是纵容郁赦,也是想让这潭浑水沉一沉,让他看看清楚,是谁在兴风作浪。

但既然放弃了借机削黔安王爵的机会,崇安帝必然要在别的地方得到补偿。

比如,今后每逢有朝会,郁赦不能再旷阙了。

该他处理的公务,他不得推给两位少卿,该他参与的政事,郁赦也不能再回避。

再比如,这桩案子结案之后,郁赦要闭门思过五天,堵一堵御史台的嘴。

郁赦垂眸,避重就轻:“我要闭门思过几天,无所谓……已经惯了。”

钟宛根本不信只有这些,但郁赦不肯再说了。

“再有这样的事……最好提前同我说。”郁赦盯着那些“证物”被烧个干净,“我今日是一时兴起去朝会了,我要是没去呢?”

郁赦明白,钟宛纵然是落到了宣琼手里最终也是能脱身的,只是不免伤筋动骨。

郁赦心中隐隐后怕,又无法自控的怨恨钟宛。

从始至终,钟宛都没想过自己。

郁赦脑中不断闪现钟宛被宣琼拷打的画面,眼中泛起淡淡的血丝,他不想迁怒,闭上眼,转移话头,“你自己有银子吗?”

钟宛怔了下,还有些呆呆的,“什么……银子?”

郁赦皱眉,冷声道:“真当大理寺是随便进出的地方了?!不追究你其他就算了,你收了这些赃银,难道不用还的?”

钟宛结巴了下,“多、多少?”

郁赦拿起大理寺少卿刚刚呈给他的文书,扫了一眼,“三千四百两,早点还上……就能走了。”

郁赦假借低头看文书的功夫,捏了捏眉心。

先跟史宏那个被人利用不自知的蠢货当朝吵了半日,又跟崇安帝周旋了半天,郁赦脑子里乱的很,不是怕这事儿出岔子,郁赦早就要先找个人杀了冷静冷静了,现在他满脑子都是钟宛被各路人折磨的画面,让他头疼不已,现在只想快点结案,让钟宛马上走,免得自己一会儿犯病,怒火攻心掐死了他。

好不容易保下的人,因为自己犯病再没了命,也太亏了。

郁赦烦躁翻动文书,不再看钟宛。

钟宛看着郁赦,心中百味杂陈。

三千多两银子,不是个小数目,但黔安王府还是拿得出来的。

如今府里的账目都是宣从心在管,现在让人去府里捎句话,就算没这么多现银,宣从心就是去当铺变卖首饰,必然也能马上凑出来送来。

银子送来,自己就能走了。

汤铭筹谋多日的阴谋,就能雷声大雨点小的这么轻轻揭过了。

最多两个时辰,自己就又能回府,继续替宣瑞劳心,继续替黔安王府周全。

钟宛看着郁赦的侧脸,心头涌起一股疲惫,数年来头一次,钟宛也想“疼疼”自己。

“我……”钟宛低声道,“没银子。”

郁赦抬头看了钟宛一眼,他眼中尽是血丝,正在苦苦压抑着心头妄念,他像没听懂似得,茫然道,“你说什么?”

钟宛喉结动了下,道,“我没银子,还不上。”

郁赦失神的看了钟宛一眼,显然是没料到,自己安排的如此周全的案子,会卡在这一步。

郁赦勃然大怒:“我这还没多罚你!只是三千多两,你这也还不上?!”

钟宛硬着头皮摇头:“还不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