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48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郁赦原本是要给这些官员一条活路走,免得他们收了牵累再攀扯钟宛,替他们想了个说辞,不想两个小官闻言对视一眼,哆嗦着交代:“大人明鉴!黔安地处边陲,土地贫瘠,本就供奉不起王府,前些年大灾后又连着大旱,数年来黔安百姓都是指着朝廷的救济过活,哪里能有田邑?下官任职时,终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下不敢强收田邑,上不敢怠慢王爷,实在没法子了!”

另一个小官跟着叩头不止:“黔安幸得天恩垂悯,得赐王爷来此,本应倾力供奉,奈何数年来亏空实在太大,民力不足是实情,下官等无法,只能变卖祖产以私产充做封邑!如今竟被污蔑至此,还请大人明察!”

郁赦嗤笑,这些人还真能顺杆爬。

黔安贫瘠不假,但不至于养不起一个黔安王府,这些人不过是得了京中授意,二是想撇清干系,把黔安王府晾起来而已。

郁赦懒得跟他们较真:“那也就更没有黔安王私交官员的事了……”

“正是正是!”小官忙点头,“当日黔安王不过十来岁,初来黔安,有些水土不服,终日足不出户,下官等想见王爷也见不着啊!下官等只是将银……将封邑私下交给了王府的钟宛而已。”

郁赦眯着眼,冷冷道:“是他先找的你们,还是你们主动找的他?”

两个小官顿了下,道:“是钟少爷……向我们过问了食邑的事。”

郁赦淡淡道:“你们许久不给他们该有的食邑,逼得他吃不上饭,无奈跟你们这些人低头。”

小官忙叩头不止。

郁赦深吸一口气,既然要糊弄过去,就不能再继续问了。

但看着这些人,想到钟宛之前吃的苦,郁赦又实在压不下火。

不能从钟宛这问责他们,另起一案,借着别人查一查还是行的。

郁赦似乎只是随口一问:“连王府的封邑收不上来,那黔安其他官员呢?封地官员的俸禄向来都是自给自足,从封邑里分出来的,你们又是怎么料理的?”

小官语塞。

俸禄银子自然是短不了的。

只是现在说封地官员盆满钵满,黔安王府中倒是揭不开锅,就是自打脸了。

一个小官嗫嚅道:“朝廷每年还有些春赐腊赐……”

郁赦冷笑。

另个小官忙道:“下官想起来了!我们、我们也曾问过钟宛的!年岁好的时候,稍稍有些田邑的时候,我们也问过要不要从这些银子里划出一些来,补贴给其他大人,但钟宛说,说……”

郁赦早听够了他们这些假话废话,厉声道:“说什么?!”

小官抖声道:“钟宛说,说……说就人家府上那门第,用不着这点儿银子,送去是瞧不起人家!”

另一个小官突然也想起来了,跟着道:“是是是,是钟宛他自己说的!那些大人会来黔安赴任,那必然就不在意这点儿俸禄,来这儿就是来图个开心,不在乎银银钱钱的,我们硬要送过去,弄不好要气的人家大人罢官。”

小官还哆哆嗦嗦的补充:“是,钟宛还放出话来,给谁送银子,就是看不起谁,这话都出来了,下官等……有心也没胆了,只能把银子尽数送去黔安王府。”

郁赦:“……”

行吧,郁赦早该料到的,钟宛就算是沦落到黔安,也是不会吃亏的。

郁赦被扰的没了脾气,想另觅路子发作他们也没法,摆摆手让两个小官滚了。

那会儿郁赦还没料到,半个时辰后,钟宛又赖上了自己。

郁赦从早朝开始就在替钟宛周旋,劳心劳力,最后还得派人回自己府上取银子。

三千多两银子而已,养尊处优的郁小王爷并不放在眼里,但他咽不下这口气!

凭什么?!

偏偏冯管家和送消息的家将还十分不晓事,问问问个没完!

家将把银票送来之后,单纯又倔强的问道:“冯管家问属下,世子这是花的什么钱,他好记账,属下同管家说,是犯官的赎金,管家就又问,为何世子身为大理寺卿,判完案子还要为犯官缴纳赃银,属下就又说……”

郁赦声音冰冷:“闭嘴。”

家将无辜的吧唧了一下嘴。

钟宛在一旁肩膀微微抖动,死死忍着。

郁赦气的音调都变了,他含混道,“欠条……给我写欠条!必须写。”

钟宛倒是乖觉,没再敢抵赖,上前两步,就着郁赦的笔墨,认认真真的写了一张欠条,还按了手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