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49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郁赦把欠条折好收了起来,心里稍稍有个安慰。

郁赦揉揉酸疼的脖颈,觉得今天的事简直不可理喻,他皱眉低声道:“回府。”

郁赦起身往外走,钟宛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

郁赦出了大理寺,缴清了赃银了了官司的钟宛也出了大理寺。

郁赦上了自己的马车,钟宛忙跟着往上爬。

“你上来做什么?!”郁赦实在忍不住了,怒道,“我还得折道送你回黔安王府?你不要欺人太甚?!”

钟宛呆了一下,小声道:“我跟你去你府上啊。”

郁赦一怔:“你去我府上做什么?”

钟宛抿了抿嘴唇,“我……我方才欠了你的钱。”

郁赦茫然:“什么意思?如今欠债的都要住进债主家里去蹭吃蹭喝?”

钟宛趁着郁赦被气的神志不清,胡乱道:“那卖身葬父的,得了钱不都跟着主家走了?”

郁赦没见过卖身葬父的,想了下,被钟宛逮着了机会,钻进了马车里。

钟宛就这么混进了郁王府别院。

进了别院,郁赦自己去小憩,不许钟宛跟着,钟宛被冯管家欢天喜地的迎进了他少时住的小院里。

钟宛甚至不见外的同冯管家讨情,要冯管家替他黔安王府送个消息。

冯管家自然无不肯的。

钟宛定了定神,给宣从心写了一封信,没跟她说的多详尽,只告诉她自己已经没事儿了,如今在故人家中小住,抽空就回去。

钟宛又在信函中塞了一张纸条,上面是他给林思带的话。

虽然清楚汤铭八成已经跑了,但还是要追查的,钟宛不是对谁都无底线的好,汤铭这次下的是死手,稍有不慎不但是自己没了命,宣瑞也逃不了,如今没事了,那全是靠郁赦担了下来,汤铭这老东西还是该死。

钟宛没点名道姓,但林思肯定是能明白是谁的,钟宛让林思不必手软,做的越干脆越好。

将信送出去后钟宛倚在塌上,自嘲一笑。

说好的,这是亲师兄呢。

这么些年过来了,寒心也不是头一次了,钟宛心宽,只念着宁王宁王妃的好,什么苦都能当饭咽下去填肚子,但一想到这是史老太傅留给自己的人,心底不免还是有点怅然。

害他的,是史今留给他的亲信,救他的,是……

冯管家乐颠颠的替钟宛拿了洗换的衣物过来,钟宛谢过,问道:“世子呢?”

“歇着呢。”冯管家喜笑颜开,“钟少爷真是福星,您一来,世子心气儿都变了,刚才吩咐我说,以后每逢朝会都要叫他起来,他都要按时去了。”

钟宛脸上笑意一僵。

果然,崇安帝不会无故施恩。

自己轻松过关,靠的不是那三千两银子,是郁赦对崇安帝做了妥协。

冯管家见钟宛面色不对,问道:“怎么了?这不是好事吗?”

钟宛点点头,“是……是好事。”

钟宛轻声道:“我能去见世子吗?”

冯管家干笑:“等晚上?不瞒你说……世子刚才那脸色不太好。”

冯管家轻声道:“世子已经开始头疼了,这个时候同他说什么,他也记不住的。”

钟宛拧眉:“头疼?”

“老毛病。”冯管家叹气,“原本就有这毛病,大喜大悲后,心绪纷乱,太医看了也不见好,吃了那害人的药之后,更严重了些……发作起来就是头疼,有时候好像还听不太清楚别人说什么,往常这样的时候,就是要发脾气了,世子也知道自己脑子乱的时候会迁怒旁人,每每此时,一般都自己躺着去,等心里静下来再出来。”

钟宛心里一紧,“太医也没别的法子?”

“没什么好法子,吃药没用,太医说过,这毛病就是得心绪平和,长年累月的养着,就好了。”冯管家苦笑,“这不是白说吗?就世子这个境况,怎么可能长久的心绪平和?”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