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53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吩咐道:“没事儿别再来了,他府上的人身手都不错,别让他们误伤了你,出去后……”

钟宛轻声道:“先把汤钦的底细想办法让子宥知道,他如今有心同宣琼斗,这根钉子对他有大用。”

林思难言的看了钟宛一眼,比划:主人不怕我先去告诉宣璟?

钟宛坦然一笑。

林思心头一热,钟宛刚遭人背叛,这会儿还能如此信任他,显然是从未因为他和宣璟的事心生芥蒂过。

林思知道钟宛不爱矫情,没说什么肉麻话,比划:这事我做不难,但主人先不走吗?

“我走什么?”钟宛愕然,“我好不容易赖到他府上了,为什么要走?”

林思:……

林思跪下来磕了个头,转身去了。

第55章一片丹心自有天鉴知

钟宛看着林思的背影,叹口气。

林思隐了行踪后,宣璟快把京中翻遍了,明目张胆的挨个府邸搜人,誓要把林思抓回去,这其中要是没点什么暧昧心思,打死钟宛也不信的,钟宛感叹,林思必然是不懂自己这种倒贴的苦处。

真是……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

钟宛一天中大喜大悲,这会儿也累了,送走林思后合衣躺在床上,本想只是歇一歇,但合上眼就睡着了。

钟宛睡得并不安稳,断断续续的,居然做起梦来。

一会儿梦到在宫中做宣瑞伴读的时候,那时他同宣瑞之间毫无芥蒂,每日同进同出,宣瑞整日跟在他身后,有人的时候叫他的名字,没人的时候,就管钟宛叫大哥。

一会儿又梦到宁王事变,自己被关在大牢里,日日被审问。

一会儿又梦到自己被郁赦接了出来,安置在了别院中,自己假借生病,终于请来了自小照看自己的太医。

老太医将宁王从小照看到大,又先后照看了钟宛、宣瑞、双生胎,算是宁王府的亲信了。

宁王走后,老太医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太医院革了职,当日崇安帝正在清理宁王一派,老太医没丢了命已经算是万幸了,钟宛那会儿几次装病,都是为了见他,通过他联络宣瑞,联络史老太傅。

崇安帝虽留下了宣瑞,但他是宁王长子,他一天天的长大,不免要变成崇安帝的眼中刺。

本朝的亲王们,一些是在兄弟继位后留在京中当富贵王爷,一些是在成年后受封,凭着和皇帝的亲厚关系做个或富庶或倒霉的封地王。按例来说宣瑞哪头都不沾,他既不受宠,也没成年,但钟宛希望他能远走封地,封地不必多好,够远就行。

钟宛托太医问史老太傅,老太傅也觉得如此最好,也愿意替钟宛向皇帝求情,让皇帝早早的打发了宣瑞。

封王的旨意下来后,小钟宛彻底放下了心,觉得这算是尘埃落定了,他每天算着日子,盼着几个孩子早早离开京中。

再后来……

钟宛心口憋闷,在梦中长吁了一口气。

梦里,他听见老太医跟在他耳畔含恨私语。

“王爷怎么会投敌?!”

“郁王爷多年来一直在替皇帝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此人心思毒辣,此事必然同他有关。”

“事有蹊跷,是太凑巧了些,但谁知皇帝是不是突然想起当年险些未能继位的事,耿耿于怀,突然要下手……”

“王爷遭此大难,都是这些人在暗中安排……”

“几个孩子马上就能离京了,他们一走,京中再有什么事,都赖不到他们头上了。”

“你我皆深受宁王大恩,你难道不愿意替王爷报仇?”

“我为了王爷都甘愿赴死,你呢?王爷可是你的义父!若没有王爷,有你这些年的好日子?你能活到现在吗?”

“我知道你见不着郁王爷,但你不是日日能见到郁王爷世子吗?他对你……似乎并不设防。”

“郁赦是郁王爷唯一的嫡子,还有传言说他是皇帝私生的儿子,不管是不是,郁赦都是这两人命根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