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54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他没害宁王又如何?!他可怜,宁王的几个孩子就不可怜?幼子无辜,不一样要受牵连?”

“你这也要推诿?只要你做的干净,你自己的命也能保住!”

“这是药……”

“这是药……”

“这是药……”

钟宛额上沁出汗珠,想要醒过来,但梦魇纠缠着他,鬼魅一般的声音一直在他耳畔嘶哑:这是药。

“你本来不也要逃了这里吗?你让我替你准备文书,替你绘制前往黔安的地图,不就是为了逃了这里,去黔安吗?”

“反正是要走了,不用怕什么,走之前,把药下了,看着郁赦服下后再走……”

“这药发作的很慢,足够你逃了这里,待你出城后郁赦毒发,既报了仇,也不会连累到你自己。”

“他们就算要抓,天高海阔,你早就走了,抓谁去?”

“大不了,你先不要回黔安就是了,这些人将王爷戕害至此,你难道就不恨?”

“若不是安国长公主御下极严,想要毒杀郁赦难上加难,我自己就动手了!何必会来求你?”

“郁赦对你不设防,这是他活该。”

“别忘了宁王待你的情谊……”

“走之前,把药混进他的饭菜中,诱他服下,切记,切记……”

“出城之后,用不了多长时间,你就能知道他毒发身亡的消息了……”

郁赦毒发身亡。

钟宛猛地坐了起来,身上的里衣已被汗水浸透,暮色低垂,卧房里还没掌灯,钟宛一时间没想起来这是在哪儿。

钟宛掐了掐自己眉心,深呼吸了下,低声安慰自己,“没事,没事……”

钟宛当日没下药。

也不对,他下了,只是不是老太医给他的那些,而是一点点蒙汗药。

走的那晚,钟宛趁郁赦不备,在郁赦的酒盅里撒了一点蒙汗药,被郁赦毫不设防的喝了下去。

钟宛每每想起那一晚还是觉得心惊,自己当时要是下的毒药呢?

小子宥对他没丝毫疑心,必然也会咽下去。

幸好,没下。

现在回想,老太医让钟宛下药的计划还算周密,但若真下了,后面的事怎么可能会简单?

就算自己伏法后将罪名一力担下来,崇安帝难道不会迁怒宁王后人?

盛怒之下,崇安帝怕是要让整个黔安陪葬。

但当日血海深仇当头,所有人都疯了。

钟宛出城后不久,老太医也离了京,并先他一步赶到了黔安。

钟宛到现在也不知老太医同年幼的宣瑞说了什么,只是待他栉风沐雨餐风饮露的回到黔安后,宣瑞没再叫过他一声大哥了。

宣瑜宣从心尚在襁褓,待他们长大后,就根本不知钟宛曾是宁王义子的事了。

自然,钟宛自己也没提过。

他要报的是宁王宁王妃的大恩,小孩子将他当大哥还是当谋士还是当什么,他都不甚在意。

没过两年,老太医就死在黔安了,宣瑞除了称呼改了待他和以前也没甚差别,渐渐地,这桩旧事也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不是汤铭闹出今天的事来,钟宛自己都要忘了。

钟宛随手抹了额上的汗,虽不想承认,但还是有点后悔了。

当日不该那么自负,若他一回到黔安就早早的同宣瑞说开,同他道明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宣瑞未必听不进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