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55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倒不是贪恋他那一句“大哥”,但两人之间若毫无芥蒂,很多事就简单了许多。

比如见宣瑞郁郁不得志,畏畏缩缩的不上进时,钟宛就能拿出长兄的气势来,一巴掌将他扇醒。

比如之前劝宣瑞服药装病,可能就没那么难。

再比如……

今日钟宛就不必忧心,远在黔安的宣瑞会轻信了汤铭的话。

但钟宛当时太年轻了,纵然在刑部大牢里趟过三月,满身锋芒一身傲骨仍未被打磨圆滑,回黔安那日正是钟宛的十七岁生辰,十七岁的钟宛,见宣瑞眼神闪烁的唤自己“钟宛”时,见老太医戒备的看着自己就差把“贪生怕死不忠不孝”挂在脸上时,薄唇抿成一条线,将一腔怨气咽进了肚子里,半句不曾解释。

有什么可解释的?一片丹心自有天地鉴知,天上的父亲母亲看见了,宁王宁王妃也看见了。自己也老大不小了,过了这生辰,就是个大人了,同个孩子和老糊涂的东西有什么可说的?

钟宛自嘲一笑,谁还没个少年狂妄的时候呢?

后悔药吃不得,真能后悔,当日回到黔安后,自己拼着让宣瑞疑虑到底,也要先把那个昏头昏脑的老太医宰了,也不至于后来……

钟宛嗓子一痒,咳了起来。

他摸了摸额头,好像是有点热。

折腾了一天,可能又要犯病。

钟宛不敢托大,出了卧房,走出来推开房门,让院中侍奉的仆役跟冯管家说一声,自己可能病了。

钟宛回屋点上一盏小灯,躺回床上,苦哈哈的发愁,最好能快点吃药把病压下来,还不容易混进黔安王府,还不知道能赖几日,再因为生病平白耽误时光就不好了。

自己若是病起来,也不知道冯管家还肯不肯让郁赦来看自己……郁小王爷身娇肉贵的,被自己传上就不好了。

钟宛突然想起什么来,心中大恨。

病了以后,就没的亲了!!!

钟宛头越来越热,他迷迷糊糊的想,两钱一次,三钱一次张口的……自己若是命长,同郁赦长久的牵绊下去,勤勉刻苦一点,过不了多少年就能把这债还清,还清之后呢?再亲的话那不是还能挣点银子么?

两钱那也是钱啊……

钟宛扣扣索索的算着账,感觉有人进屋来了,钟宛浑身都热起来了,他费力的睁开眼,眯眼看了看……天已经黑透了,屋里灯火暗淡,钟宛又烧的迷糊,没看出来这是谁。

钟宛闭上眼,听郁赦声音里带着几分怒气,“什么时候病的?”

钟宛咳了起来。

郁赦咬牙道,“不舒服不知道早说?!”

钟宛清醒了点,一笑:“我也没察觉,你离我远点,别让我……”

郁赦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儿太医来了,给钟宛诊了脉,又出去了,再过了一会儿,郁赦端着药碗进来了。

不等钟宛再开口,郁赦不耐烦道:“闭嘴。”

钟宛只能老老实实的接过药碗,皱眉几口咽了下去。

郁赦冷冷的看着钟宛,从衣襟中摸出一个小荷包出来。

钟宛茫然。

郁赦从荷包里捏出一粒什么,钟宛没看清,就被郁赦将那物塞进了嘴里。

是一块饴糖。

不知是不是方才那个梦的缘故,七年前的记忆山呼海啸的汹涌扑来,钟宛心口狠狠的的疼下,逼得他眼眶红了。

钟宛不想让郁赦看出来,他翻了个身,偏头把脸埋在软枕中,声音微微发颤,“什么糖啊,怎么这么甜……”

第56章大楚兴,陈胜王

多年来埋在钟宛心头的隐忧被汤铭翻腾了起来,连着他体内的余毒一起开始讨伐这具身子,一碗药下去只是扬汤止沸,钟宛没有半分好转,半个时辰后,直接烧的晕迷了过去。

自来京中,钟宛过的十分在意,生怕自己病了耽误事,每次稍有点犯病的苗头就忙不迭的喝药往下压,压的多了,病痛在体内连番积累酝酿,如今终于找到了出口,轰轰烈烈的发作了起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