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57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郁赦心中隐隐不安,“他又烧起来了?还是又病重了?”

“这倒没有。”太医忙道,“钟少爷身子已又好转,世子不必担心,只是……就是因为少爷病好了些,所以诊脉倒是觉出点儿不对。”

郁赦问:“怎么不对?”

太医也百思不得其解:“前两日钟少爷烧的厉害,只能看出风寒来,我们也是按风寒医治的,这股高热退下去后,再诊脉,竟发现钟少爷还有点旧日症候,医家不敢探听别的,但世子既要我们慢慢地将钟少爷调养,那就不得不问一句了,钟少爷……可是中过什么毒?”

郁赦眸中一暗,尽力平静道:“什么毒?”

“不知,我们刚刚问过钟少爷,钟少爷说是他自己身子不好,这些年吃药不节制,积了余毒在体内,但……”太医抬头小心看了一眼郁赦的脸色,继续道,“但就我们诊脉看,这明明是数年前曾服过毒药,这……不知钟少爷到底清不清楚,我们也不敢多说,只能来问问世子。”

郁赦面似沉水,“他自己说吃吃药吃的,这必然是清楚了。”

郁赦早就觉得不太对,钟宛少时身子那么康健,怎么过了这么几年就成了个病秧子,就算是水土不服,那宁王的几个孩子如何没事?

他被下过毒。

谁做的?

能让钟宛甘心被害,到现在还在维护下毒的人?

郁赦合眸,掩去眼中杀意,“能治吗?”

太医踟蹰片刻,道,“能治。”

不等郁赦放心,太医又道:“只是慢,要缓缓用药,靠着天长日久的慢慢把余毒排出来,这就不是个小功夫了,且用药上也要斟酌,药材……都是难寻又名贵的。”

郁赦稍稍松了口气,淡淡道:“治,缺什么药材跟管家说,我必然弄得来。”

太医忙点头:“那就好。”

太医退下去了,郁赦握着笔,在书房中枯坐许久后,一把将桌上的笔洗砸了个粉碎。

“少爷,你真的……”惊喜来的太快,冯管家喜孜孜的,反复问钟宛,“真的先不走了?”

钟宛病后瘦了一圈,他把冯管家刚送来的药喝了个干净,舔了舔嘴唇,“这太医开的药怎么这么寡淡?都不多苦……这么用药我得养到什么时候?真的不走啊,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

“哪儿敢信呢。”冯管家唏嘘,“不过……就怕世子那边不好说。”

冯管家干笑:“两天了,世子只呆在自己院里,也不说话,不知道又憋闷什么呢,我怕他又钻了牛角尖,非要送你走。”

钟宛垂眸,苦笑一声:“他……”

冯管家发愁的坐在一旁,“世子定的事,从来就不听别人的,我连劝都不敢。”

钟宛喝了药,稍稍有了点精神,他想了下,眸子一亮,招招手,“我给你想个法子,你先这样,你找个会口技的,再寻点蜡来,然后……”

钟宛同冯管家嘀嘀咕咕了半晌,冯管家脸色古怪的看了看钟宛,一咬牙一跺脚,去安排了。

当夜,郁赦躺在自己床上,眼中血丝满布。

原本想着,送钟宛回黔安是最好的结果,将来自己若能侥幸赢了,他若想回来,自然就会回来,自己要是死在将来这场动乱中,也就罢了。

但现在看,黔安也不是什么安全地方。

到底是谁给他下了毒?

为什么要下毒?

钟宛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自己?

他到底是为了自己想留下,还只是向宁王报恩那般,要向自己报恩?

郁赦心中疑虑越多越是恨钟宛,恨他什么都不同自己说,恨自己贪图一时温存,一步错步步错,走到这两难的一步。

郁赦心头激荡,把牙齿磨的咯吱咯吱作响,拼命忍耐着。

就在郁赦又要犯病的时候,他突然听到窗外有一声异动。

刺客?

郁赦冷笑,府中家将众多,这要是还能混个刺客来自己院里,也算能耐了。

找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