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63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给你人若过多了,大晚上的,你就算拿着我的手书,出城也不易。”郁赦嗤笑,“再说,你既要我提前去向皇帝请尚方宝剑,那活捉蛊惑宣瑞的人这样的大功劳,不该记在我头上吗?这个头功,我要了。”

“且只是同皇帝说一声,用不着我亲自去。”郁赦拿起自己的披风丢给他,“穿上,叫上你的狗,我陪你一道出城。”

不等钟宛回绝,郁赦深深的看了钟宛一眼,眼中泛起一股杀意,“最重要的是……关于你的事,我有很多话,需要亲自问问宣瑞。”

第59章他当年才十六岁。

出门之前,郁赦眸中一黯,借着要另拿一条披风的功夫避开了钟宛,随手抓了个人来,低声嘱咐了几句。

时间不等人,钟宛没让人套车,要同众人一起骑马,郁赦没劝他,命人准备了快马,另一边命人召集大理寺的人和郁赦私养在京中的数百家将,钟宛问了问人数,觉得差不多够了。

“不够。”郁赦一面系披风一面吩咐家将,“带着我的手书,让京兆府调兵,将……”

郁赦瞟了林思一眼,皱眉问道,“庄子的位置。”

林思忙从怀里掏出一张图纸来,指了指图中画圈的地方,郁赦看了一眼,道,“将这几条官道封了,周边驿馆全部封锁,从接到消息开始往来人员全部扣留,一个不许放。”

林思倒抽了一口气,郁赦看向钟宛,冷声道,“你不是也担心这是个计中计吗?”

钟宛点头,“是……”

可再深的计谋,在绝对的兵力面前,都是一纸空谈。

几人不再多言,出门上马,郁赦只命十几名家将跟随,其他人全部殿后。

待出了城,数人下马,家将们以布帛裹棉花,将马蹄都包了起来。

林思不解的看了钟宛一眼,钟宛淡淡道:“郁赦想听听……他们到底要说什么。”

林思难言的看了看郁赦。

十几人策马飞快,不到两个时辰就赶到了宣瑞藏身的庄子。

汤铭还没来。

其他人等在庄子外,林思自己悄悄潜进了庄子,同严平山里应外合,悄悄的开了一道小门,钟宛和郁赦从小门潜入,家将们则如鬼魅一般,悄然分开,暗暗潜伏在庄子各处,众人手脚很轻,没惊动庄子里的其他人。

严平山不敢让宣瑞察觉,没去寻钟宛,只跟林思交代了方便藏匿的地方,他自己则始终守在宣瑞身旁,心神不定。

郁赦和钟宛静静地走进书房的隔间里,借着月色,林思对钟宛比划:我去房上,若有万一,主人喊我一声,我向外面发信号。

钟宛点点头,窗外竹叶微微一动,林思已翻身出窗,一跃上了房顶。

黑暗中,钟宛和郁赦倚墙而立,彼此无言。

足足等了一个时辰后,外面有灯火摇晃,严平山咳了两声,有人走进来了。

钟宛倏然睁开眼。

墙的另一边,严平山急切道:“你们要说什么就快说吧,王爷……此地不能久留,您还是……”

宣瑞含混道:“知、知道了。”

墙外传来微微几声茶盏声,有人带上门出去了,大约是严平山。

一人长叹一声,钟宛眸子骤缩……果然是汤铭。

钟宛下意识的看向郁赦,郁赦微微摇了摇头。

钟宛是来抓汤铭的,郁赦不是。

费这么大功夫,郁赦就是想听一听,这个钟宛护了多年的人,会在这会儿说些什么。

墙的另一边……

汤铭感叹:“王爷受苦了。”

宣瑞犹疑道:“黔安的案子……了了吗?”

“说了也了了,说没了,也没了。”汤铭叹气,“郁小王爷一力替归远担下了罪责,可却没在皇上面前为王爷你分辨过一句,皇帝多疑,对王爷已然不放心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