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64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宣瑞急切道:“那到底怎么办?我总不能一直东躲西藏的!黔安有人要杀我,回不去了,可我弟妹还在京中,我……”

“王爷有没有想过,两位小主人,可能就是别人牵制您的把柄呢?”

“这……”

汤铭唏嘘:“王爷再有没有想过,自己是怎么一步步的,走到这两难的境地的?”

宣瑞:“怎么没想过?都是这万寿节,若不是皇上这一年突然要我们来京中过万寿节,我们本能在黔安好好的,我……”

“非也。”汤铭感叹,“从一开始就错了。王爷当年虽还年幼,但应该还记得,当日宁王走后,皇上是破例,让您平级袭了爵的吧?”

宣瑞哑然:“是……”

汤铭问道:“您并无大错,怎么如今成了郡王了呢?”

宣瑞解释道:“是钟宛替我……”

“他瞒着您,替您上书,说您无德无才,担不起亲王的爵位,生生将您父王传给您的爵位送了出去!”汤铭扼腕,“若不是如此,今日之事,就没那么难做了!您就没想过,钟宛他们为何要这么做?”

宣瑞语气迟疑:“可能是为了……向皇帝示好,让皇上知道我无僭越之心。”

汤铭又是一阵叹气,他压低声音道:“钟宛回黔安前,是靠着谁活下来的?”

宣瑞静了片刻,“郁赦……”

汤铭冷声道:“那郁子宥就是皇帝的儿子!”

黑暗中,郁赦紧咬牙关,生生忍着没冲出去扭断汤铭的脖子。

墙的另一边,汤铭唏嘘,“这么连起来,王爷还不明白?钟宛当日硬要你将亲王之位拱手让人,到底是为了谁,您还看不出来?”

宣瑞抽气。

汤铭感叹:“说起来……钟宛对郁小王爷也算是情深意重了,为了报答郁小王爷的救命之恩,竟早在数年前就替他扫清了障碍,夺了您为父报仇的资格,您若还是亲王,今日……未必不能同几个皇子一搏。”

宣瑞好似被吓了一跳,忙道:“你莫要害我,我怎么能去跟皇子们争?!”

“宁王当日险些就继位了,您是他的嫡长子,怎么就不能争一争?况且现在哪里是王爷您去争?是他们逼的您不得不争了。”汤铭道,“王爷想要过任人鱼肉的日子都不得了!皇帝已起了杀心,王爷避无可避!”

宣瑞嗫嚅:“我……我还是想再见见钟宛。”

“我替王爷筹谋至此,王爷不感念我无分毫怨怼,但王爷还要去见钟宛……恕我不能不说一句难听的话了。”汤铭问道,“王爷,您同钟宛相伴多年,钟宛有没有二心,您必然比我明白,这么多年了……您当真就没疑心过他?”

汤铭低声道:“钟宛当日回黔安……王爷就没察觉出什么不对的地方?”

又是一阵寂静。

“离京前……”宣瑞声音沙哑,“一直照料我们的太医,曾给过钟宛一包毒药。”

汤铭怔了下,“那是什么?”

宣瑞静了片刻,“一包毒药,下了药后,三天后才会发作……太医让钟宛把那药下在郁王府,毒死郁王爷和郁赦,太医说钟宛每日和他们起卧同处,要下毒很方便,如此……便报了我父亲的大仇。”

郁赦呼吸突然粗重了几分。

钟宛闭上眼,他不想往下听了。

汤铭缓慢道:“钟宛必然是没有下了。”

“没有。”宣瑞低声道,“所以他刚回黔安的时候,我有些不放心……我也不敢问,到底是时机不对他不敢下,或是怕牵连到我不能下,还是,还是……”

汤铭替宣瑞道:“还是他早就同宁王府离了心,压根就不想替宁王报仇。”

宣瑞垂头,低声道,“都说我父王是被郁王府害的,我当日恨透了他们……钟宛在仇人家一住就是三个月,我以为他是为了报仇,但后来……他没下毒,我没法不怀疑什么。”

“可、可……”宣瑞急切道,“可后来,钟宛为我们府上奔走也不是假的,我渐渐的就将此事淡忘了,只是每每想起来,觉得……心中有个疙瘩。”

汤铭叹息:“王爷心慈,是随了宁王。”

宣瑞磕巴道,“只是此番回京后,不到几日,钟宛就同郁赦私会了一次,我就又疑惑……”

汤铭意外:“他一回京就同郁小王爷见过了?”

“是。”宣瑞点头,轻声道,“就是我们入宫的那日,钟宛本该在宫外等着我和宣瑜的,但从宫里出来后却不见了他,我让人去找,没过多长时间他就回来了,我问他去哪儿了,他说是雇的轿夫不知路,走迷了,但我问过去寻他的人,明明是说……钟宛他是去郁王府别院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