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67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归远……你好好的活着,我就不会杀他们。”

钟宛不知梦中听没听见,他皱了皱眉,又睡着了。

待钟宛再醒来时,已经是三天后了。

钟宛醒来时身边只有冯管家,他嘴唇泛白,张了张口,“黔……”

冯管家忙跟钟宛交代了,又道:“世子没把实情全部跟皇上说,一半一半吧,世子说了有歹人虏了宣瑞,但没说是谁,如今那庄子上的人全死了,皇上想追查也追查不出什么来,也是巧了。”

冯管家给钟宛递了一盏热茶,轻声道,“皇上这几天身子不太好,根本也没这精力管,就这么放过去了,那个叫汤什么的,被世子秘密关押起来了,世子说还有话要问他。”

钟宛闭上眼,点头:“好。”

“你这些年……”冯管家叹了口气,“罢了,不说这个,黔安王府的两个小主人一直想见您,都被世子拦下了,府上的小姐送了些衣物过来,我给放到一边了。”

钟宛声音喑哑:“世子……”

“世子挺好的,说起来也怪了,越是事多,世子越是明白,这几天处理公务十分得当,因为围剿逆贼有功,还被皇上赞赏了呢。”冯管家不放心的看了钟宛一眼,“就是担心你。”

钟宛勉力起身,轻声道:“挺好的,我……我自己待会儿。”

冯管家答应着,退下去了。

钟宛出了一会儿神,披上外袍,慢慢地下了床,走到了书案前。

钟宛拿起笔,他有点畏冷,瑟缩了下,胸腔里火烧火燎的疼。

数年前,在狱中得知宁王身殒时,钟宛也曾喷了一口血,但那会儿年轻,没吃药没歇着,竟就那么生生的挺过去了,现在想想也没觉得多难受,这次却不行了,钟宛觉得自己肚子里好像是被人埋了十多柄刀锋进去一般,只要稍稍一动,就扎的他五脏六腑跟着一起疼。

钟宛伏在书案上休息了一会儿,展开一张纸,提笔刚写了个“男”字,钟宛失笑,揉了丢到了一边。

“宛跪禀。”

“宣瑞之事,料父亲……”

钟宛攥拳,他低头深吸了一口气,一把将纸又揉了,丢到了一边。

钟宛缓了好一会儿,重新提笔。

“宛跪禀。”

“宣瑞之事,料王爷王妃在天有灵,已具悉。”

钟宛眼眶红了,咬牙忍着。

“宛自京中至封地,蹉跎数年,为求自保,无所不为,种种下作之事,料王爷王妃亦具悉。”

“数年来,于王府,辱门败户。”

“七载间,于子宥,深恩负尽……”

“你……”

钟宛愣了下,他抬头,郁赦不知何时回来了,正站在他身后。

郁赦怔怔的看着钟宛给宁王宁王妃写的信,低声念,“七载间,于子宥,深恩负尽……”

“深恩负尽,深恩负尽……”郁赦重复呢喃,心里难受的无以名状,他闭了闭眼,握住钟宛的手将这一句划了,哑声道,“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

钟宛突然不太敢看郁赦,他胸口生疼,就势低下头,沉声道,“你也听宣瑞说了吧?当年……我差点给你下毒的事。”

郁赦默不作声。

钟宛低声道:“只差一点,我就要了你的命,你不怪我?”

“宣瑞觉得我是为了你,才没替宁王报仇,你怎么看?你该比他明白吧?该清楚,我其实是为了保下黔安的人才没对你动手,一念之差,没准我当年……”

钟宛看着自己的手,低声道:“来日若再来一个汤铭,同你说,我其实……”

“闭嘴。”郁赦打断钟宛,淡淡道,“不管你是为了谁,随你如何说,随别人如何说,我心里……你就是为了我,才没下毒。”

钟宛心中一震,费力道:“你……”

“我不是宣瑞,没人能蛊惑的了我,你也不行。”郁赦漠然道,“你心里有我……别人说什么,我都不会信。”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