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68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说好了绝不会流泪的钟宛,吃力的睁大眼,声调变了,“你怎么知道我心里……”

“当日……”郁赦喉咙哽了下,“你走了,把我给你的卖身契、银票、路引都夹在了一本书里,那本书是什么,你还记得吗?”

钟宛紧咬牙关。

郁赦道,“是诗经。”

郁赦道,“是郑风。”

郁赦道,“是……子衿。”

郁赦几乎是怨恨的看着钟宛,“你当日知道留不下来,所以你不肯同我说,不肯告诉我……”

“但偏偏,又留了一句未尽之言给我,青……”郁赦死死的盯着钟宛,眼睛通红,“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纵……”

钟宛终于崩溃,眼泪蜿蜒而下,哽咽道,“……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第61章还装?

七年前,钟宛走之前,突然间爱凑到郁赦眼前碍手碍脚,没事儿就喜欢逗郁赦。

郁赦那几日心浮意乱,偏偏又躲不开他。

郁赦在窗下看书,钟宛就坐在窗外的游廊扶手上,摘了初开的梅花往郁赦看的书上丢。

少年郁赦脾气好很,被钟宛如何搅扰都不会生气,钟宛往他书上丢梅花,他就捡起来放在手心,钟宛又丢,他就再捡起来,书没看两页,手心里却已攒起了一捧暗香。

钟宛把一朵梅花丢进郁赦怀里,问郁赦,“子宥,你……有倾心的人吗?”

郁赦将梅花夹在书中,问,“何谓倾心?”

钟宛折了一支梅花,含糊道:“就是……到了一处,先看看他来了没,听别人讨论他,会忍不住驻足听听,有事没事,总想看他,他要是不在了,就觉得整个屋子都空落落的。”

郁赦闻言心头更乱,他摇摇头,“没有。”

钟宛将手中的梅花插在了雪地里,想了一会儿点头道,“那就好。”

过了两天,钟宛又问郁赦,怪不怪自己给他搅黄了亲事,问安国长公主是不是又给他寻别家贵女了。

少年郁赦深谙非礼勿言的道理,一般都不会接话,钟宛却非要拦着他问,郁赦无法,反问钟宛关心这个做什么,钟宛说自己搅了他的婚事,心里不过意。

少年郁赦单纯如斯,真的以为钟宛在自责,无奈向钟宛保证,自己将来必然娶个更好的世子妃,来日夫妻和睦,儿孙满堂。必不让钟宛歉疚。

钟宛闻言静了许久,久到郁赦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不待郁赦再问,钟宛洒脱一笑,说如此甚好。

再后来。

“再后来,你走了……”郁赦喉结剧烈的哽动,“整个郁王府别院,就都空了。”

郁赦翻遍了这个宅院,觉得钟宛肯定会留给他什么,但什么也没找到,只发现了钟宛不要的那些银票,还有那本诗经。

少年郁赦看着那页诗,回想三月来混沌懵懂的相伴,如大梦初醒。

到了那会儿,郁赦才知道钟宛这些天是在说什么。

被宁王府压的喘不上气来的钟宛,什么也不能同他说,但偏偏这人骨子里的风流意气藏也藏不住,借着一纸诗经,遥遥同他笑了下,带着三分怅然七分玩笑,发乎情止乎礼的只说了一句: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我说不出口的话,你这下应该知道了吧?

钟宛再也绷不住,崩溃恸哭。

之前再苦再难的时候,钟宛也觉得自己能撑得过去,就算是多年来衷心错付,钟宛憋炸了肺腑也淌不出一滴泪,可听郁赦说“别人说什么,我都不会信”时,连日来的种种隐忍的焦虑难堪宣泄而出,止也止不住了。

对宁王宁王妃的愧疚,对宣瑞的心寒,对自己年少情愫的不甘……数罪并发,终于冲破了钟宛心头的骄矜。

郁赦深吸一口气,揽过钟宛的肩膀,钟宛将头抵在郁赦腰间,嚎啕大哭,声嘶力竭。

过了许久,钟宛体力不支,再次晕厥了过去,郁赦将他抱回床上,按捺着滔天怒气,请太医看看顾。

钟宛一连多日高烧不退,大病来势汹汹,比上次闹的还厉害,他身体里积年的病症似乎也知道这具身子的主人终于绷不住了,声势浩大的讨伐了起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