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72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心中哭嚎,要被烫了!

被烫过之后,自己就有瑕了!

钟宛想睁眼看看,不太敢,想跳起来,又觉得丢人,崩溃之际,听的郁赦低声问:“不起?”

钟宛死死闭着眼,听郁赦自言自语道,“那看来是真没醒了。”

不等钟宛松口气,郁赦又漫不经心道,“那我做什么……你也不知道了。”

钟宛呆滞,郁赦要做什么?不、不是要烫自己吗?

另一边,郁赦敛眸,坐在钟宛身边,掀开了被子,解开了钟宛身上里衣的头一个盘扣。

床上的钟宛:“……”

郁赦看着钟宛的耳朵一点点红了,嘴角微微勾起,没理会他,继续解下一个扣子。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反正屋里已经被炭火熏暖和了,郁赦不怕冻着钟宛,将扣子尽数解开,然后顿了下,将两片衣衫往旁边一拨。

钟宛耳朵瞬间红透了。

郁赦起身,端了盆热水来,拧了帕子,拉过钟宛的手,仔仔细细的,一只手指一只手指的替他细细擦拭。

擦过手就是手臂,擦过手臂,郁赦洗了洗帕子,靠近了些许,替钟宛轻擦脖颈,然后再往下……

郁赦并未使坏,没故意照顾哪里,但钟宛还是撑不住脸红了。

擦好上身,郁赦将帕子丢回水盆里,闭上了眼。

郁赦合眼将手放在了钟宛的腰带上。

病中穿的少,钟宛瘦削的腰间只松松的系着一条暗纹丝绢,别说解了,就是用力一揉,就会散开。

郁赦将手按在钟宛腰带上,耳廓微微红了,低声道:“脱了?”

钟宛全身紧绷,终于撑不住了,猛的一侧身,咬牙捂住了自己的腰带。

郁赦睁开眼,轻嘲:“没醒?”

钟宛面红耳赤,憋了个大红脸,“大理寺卿,你平日审犯人,就是这么审的?!”

“分人。”郁赦拉过被子推给钟宛,“这样审你比较合适,醒了多久了?”

钟宛讪讪,“前……前天晚上。”

郁赦:“……”

“前天就……”郁赦被气的无话可说,“那为什么不起?吓唬我好玩?刚才要不是我觉察出来什么不对,你还要装多久?”

“幸好你……”郁赦说不出口,低声道,“刚才放荡了下……”

“我放荡?”钟宛气的一边红着脸系紧腰带一边数落,“世子,你这些天是怎么喂药的,你自己心里没个数?前天晚上,你喂了药后给我吃了一块糖,郁小王爷,恕我见识少,喂糖为何也要嘴对嘴的喂?”

郁赦:“……”

“昨天早上,你喂好了药,糖喂给我了,被子也盖好了,都出门去了,过了一会儿又折回来,亲了我一次,那次又是个什么道理?”

“昨天晚上就更不用说了,世子,喂药用得着舌头吗?”

“今天早上,你借着被子遮掩,以为冯管家看不到,在被子下捻了我的手心……哦对,你为了多亲我一会儿,还故意把外袍打湿了,然后指使冯管家去给你取干净外袍,把人支走后你在我眉心亲了下!”

“再说刚才,你……”

“好了好了我不追究你了!”郁赦侧过头,听不下去了。

郁赦骨子里是君子不假,但就是圣人,这样日日看和自己心上人毫无招架之力的躺在自己面前,也没法不做点什么吧?

自日日这样喂药之后,前几次郁赦还忍得住,除了哺药绝不多碰钟宛一下,但几次之后……

郁赦眼神闪烁,他确实是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

钟宛前日就醒了,一直没起来,一是想起宣瑞的事多少还有些伤怀,不愿面对。二是对郁赦趁自己昏睡偷偷揩油的事颇为震惊,还想等等,看看郁赦会做到什么份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