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73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非礼不看的郁小王爷,已经会趁人之危,刻意支开旁人对自己亲亲碰碰的了,那再过两天,岂不是要做的更过火?

会晚上跟自己同塌吗?

同塌的时候,会忍不住再摸自己手心吗?

摸过手心,是不是顺着要摸到自己衣襟里来了?

可惜,没等到郁赦犯禁,钟宛自己先露馅儿了。

郁赦不想自己的小动作被钟宛知道了,一时也有点不自在,他耳稍微微红了,坐远了点。

钟宛害得郁赦多担心了几日,心里理亏,怕郁赦跟他兴师问罪,恶人先告状,虚张声势,“世子……你没生气吧?你这两天也没少占我便宜,就……算扯平了,还有,还有,你刚才自己说的,我就是真成了个傻子,你也要我,哎……”

钟宛突然好奇,“世子,我若是傻了,等我醒了,你会怎么跟我说?说我是你哥哥?你弟弟?你同窗?”

郁赦看了钟宛一眼,深呼吸了下,确定了,是真的醒过来了。

郁赦倚在椅背上看着窗外,犹豫了下,“同你说,你是我……”

钟宛好奇的要死,“什么?”

郁赦看了钟宛一眼,不说了。

钟宛挖心挠肝,刚要追问,外面冯管家进来,见钟宛醒了高兴的了不得,上前嘘寒问暖了半日才想起正事来,同郁赦道,“大理寺那边来人说是有事同世子说,世子要见吗?”

郁赦道:“命他进来。”

片刻后,一差役服饰的人走了进来,同郁赦行礼,道:“‘那边’让小人来给世子回话。”

郁赦脸上的几分不自在瞬间消散,他眯起眸子,“说。”

郁赦转头看了钟宛一眼,同他解释:“这是看押汤铭的人。”

钟宛微微皱眉。

差役道:“刚开始将那手指头送过去,那老东西被吓了一跳,但确如世子所料,并不十分信,觉得那是别人的指头,是我们吓唬他的,要用他哥哥的性命威胁他。”

“但连着几日,我们什么都不问他,这老东西就有些不安稳了。”

“前日,他自己同我们说,问我们到底想要知道什么。”

床上坐着的钟宛心中一动,看向郁赦,“你……问他什么了?”

郁赦淡淡道,“我什么都没问。”

“我讨厌他那一副对所有人都了若指掌的神态,所以……”郁赦冷笑,“偏偏不按着他的心意走。”

“是。”差役道,“这老东西原本以为咱们世子有用得着他的地方,还想反过来同咱们谈条件,不料世子一连多日见也不见他,日日给他送去一个带血指头,还一句话都不问他,这老东西才真的慌了,今天,我们故意给了他一个拔去指甲的手指头,老东西看了以后坐立难安,要求见世子,少卿那边派小人来问问世子的意思。”

郁赦摇头:“不见。”

“手指头继续给他,手指头没了,还有脚趾头,脚趾头没了,还有夹的残破的耳朵……看不出是哪里的皮肉……”’

郁赦道:“慢慢来……告诉他,不想看这些东西了就去死,撞墙可以撞死,摔破瓷碗可以割腕,解下腰带可以上吊,随便他。”

“别让他以为我有多在乎他这条老命,什么时候他能清楚跟我没得条件讲时,须得他竭力讨好我而不是我去求他时,我才有可能见他。”

一旁的钟宛心虚的吐了一口气。

相较而言,大理寺卿方才审他的法子……实在是太宽和了。

第63章又是不肯吃药?

交代清楚后,郁赦命差役去了。

钟宛若有所思,看着床尾出神。

郁赦知道他有许多事要问自己,也不催促,就静静地等着。

宣瑞的事,是郁赦一力处置的,他其实也不清楚钟宛到底愿不愿意。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