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75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这才明白过来,为何郁赦方才为何不遮眼就脱自己衣服,合着是他自己自动将两人的关系推进了一步,觉得能看自己上身了。

醒来之后,郁赦先处置了汤铭,接着太医又来了,两人还没来得及说几句私房话。

昏迷前的事,钟宛现在想想有点讪讪的。

年少时办的矫情事说的酸话,现在提起来……怪难为情的。

年纪都不小了,万事心中有数就行了,该亲亲,该……做那种事就做那种事,矫情话就不必提了。

自然,这只是钟宛一厢情愿的想法。

郁赦显然很想提一提。

“之前说,要快治还是慢治听他自己的意思,以后就不必了。”郁赦盯着太医,突兀的开口,“他的病,我今后是能做主的。”

太医忙答应着,“是是。”

郁赦又道:“至于为何如此,方才已经说了。”

钟宛把脸埋在了枕头上。

郁赦欲言又止,“太医若没读过《诗经》也无妨,一会儿我送你一本就是。”

太医紧张道,“那就……太好了,多谢、谢世子赠书。”

郁赦点点头:“没事多读读书。”

钟宛气息奄奄,恨不得让太医扎死自己算了。

幸好,宫里突然又来人传郁赦,将郁赦请走了。

朝中不安稳,北疆还有事,其实跟郁赦都没什么关系,只是崇安帝之前得了郁赦的保证,有心要让郁赦学着理政,什么鸡毛蒜皮的事都要传他。

另一边,郁赦日日用尸体残肢折磨汤铭,也没忘了汤钦。

汤钦在宫中,自然知道了汤铭蛊惑宣瑞被端了老巢的事,可从始至终都没听到有关汤铭的消息,汤钦相信汤铭一定是逃过了这一劫。

郁赦一样的没同汤钦多言,将汤铭扣下那日,郁赦将汤铭的东西搜刮了个干净,让人在那些衣饰上泼上血,一天一样,让宫里的人送给汤钦。

同汤铭一样,汤钦起初也是不动声色,似乎并不在意,且时刻提防着,做好了应对各种威逼的准备,但并没有人理会他。

染血的物件,就一样接着一样的送了去。

汤钦终于坐不住了,开始主动联系宫外,但所有消息石沉大海。

郁赦这次下了狠手,将汤铭的人宰了个干净,汤钦谁也寻不着。

汤钦明白这是郁赦在吊着他,又忍了几日,最终无法,主动托人给郁赦带了话。

那日钟宛还昏迷着,郁赦根本没心思理会别的,让汤钦滚去一边儿凉快,老太监从没同这样的人交手过,一时间更不知该如何应对。

又被晾了好几天,汤钦实在憋不住了,再次托人给郁赦带话。

朝会后,郁赦又被崇安帝留了下来议事,给郁赦送消息的探子寻不着郁赦,又着急,冯管家想了下,干脆把人领进了内院,交给了钟宛。

钟宛一头雾水,“怎么了?”

“世子的人,说有急事跟世子交代,耽搁不得。”冯管家对探子道,“跟钟少爷说一样的。”

说完冯管家就退下了,探子给钟宛行礼后低声道:“宫里那个老太监想知道汤铭的消息,说愿意卖世子一个人情。”

钟宛道,“什么人情?”

探子道:“老太监说,昨日,北疆那边有人联络了五殿下。”

钟宛愕然:“北狄?”

“是,就是北狄王的人。”探子道,“详情小人不懂,只是听说这北狄王无用的很,承袭了王位后处境很不好,被他几个哥哥连番欺辱,几个月里,颠沛流离,带着部众迁徙了几次,已经被赶到边境上了。”

钟宛点头:“世子跟我提了一次,他联络宣琼做什么?”

探子道:“说的很含糊,小人听不懂,只能按着原话转述,北狄的王问五殿下,想不想让七年前的故事在北疆上重新传唱。”

钟宛眸子一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