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76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尽力不动声色,“他还说了什么吗?”

探子摇头,“没了,小人怀疑这老东西还知道别的,如今他已然成了郁妃的心腹,五殿下一天里往郁妃那边跑几趟,他们的事……他肯定知道,老东西这是在向世子示好,小人想问一句,是继续吊着他,还是想办法收服了他,问清楚这事儿?”

“先吊着他,不要理会。”钟宛道,“等世子回来,问世子……你先去。”

探子不能多留,闻言就去了。

钟宛体力不支,坐下来喝了两口参茶。

郁赦吊着汤铭和汤钦,汤钦现在显然是想反客为主,争做主动。

他说的话能有几分真?

“让七年前的故事重新在北疆传唱”,说的自然是宁王的事。

本朝太|祖皇帝定下过铁律,每逢战事,必要派一皇子随军出征以振奋军心。

钟宛想到了一个最坏的情况。

北狄王……也许并不是被兵强马壮的哥哥们驱赶到北疆上的,他是故意的。

钟宛将探子的话重新想了一遍,隐隐觉得山雨欲来。

钟宛盼着是自己多心了,但还是起身叫了冯管家来。

“我……”钟宛干笑,自己都觉得没意思,但还是厚着脸皮道,“我身子有点不好,劳烦您……去宫里请世子回来一趟。”

冯管家为难的看了钟宛一眼,“有什么事等世子晚上回来再说呗,又是去请世子提前回来,又是用这由头……世子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信?”

钟宛不敢耽搁时间,无法,如此这般的同冯管家交代了一番,“去……去吧,他听了定然会回来。”

冯管家一言难尽的去了。

一个时辰后。

议事厅中,最中间的位置上空空如也,崇安帝已早早的回后宫了,议事厅一分为二,外间,小翰林们分门别类的整理文书,阁老们则坐在暖阁中处理政事,被迫留下郁赦也坐在暖阁中,接过阁老们批阅过的文书,一一看过。

皇子们或是受倚重的小亲王们初一听政时,都是这样来学着的,如今郁赦也被送了过来,阁老们心照不宣,默认了郁赦这个外姓之人。

一个小太监在暖阁外探头探脑的看了看,等了一炷香的时间也不见郁赦出来,无法,只能自己躬身进了暖阁,一进去就被里间伺候的太监一个浮尘扫了出来,小太监硬着头皮又钻了进去,道:“郁王府有事要禀。”

别人不敢再拦,将小太监放了进来。

暖阁中静谧无声,只能听见小翰林们沙沙的脚步生和众人翻动文书的声音,郁赦放下手里的文书,压低声音,“又怎么了?”

小太监一脸纠结,小声道,“钟……钟少爷身子不舒服。”

暖阁中的阁老们各自忙自己的,但都在立着耳朵,恨不得凑近了听个清楚。

又是那个钟少爷!

郁赦扫了众人一眼,压下心头那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开心,面上淡然,“没跟他说我忙着?”

小太监苦着脸,“说了。”

“说了就下去。”郁赦另拿起一本文书,“告诉他,我这边的事完了自然回回府陪他。”

小太监不敢走。

郁赦尽力压着嘴角,“不舒服就找太医,一难受就非要见我是什么毛病?谁惯着的?”

小太监磕巴,“找……找过太医了。”

郁赦几乎要藏不住眼中笑意了,他尽力冷着脸,“又是不肯吃药?要我喂他?”

阁老们牙酸不已,但耳朵却立的更直了。

小太监的脸皱成一团,“世子……别问了。”

郁赦就是想听钟宛跟他耍赖,怎么会不问,他端起一盏茶,淡然,“没甚要紧的就算了。”

“有!有……”小太监无法,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崩溃道,“钟少爷说太医给他诊出了喜脉!让世子无论如何回去看看!”

郁赦呛了一口茶。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