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78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道:“你之前同我说了几句北狄的事,不太详细,我想问你,如今的北狄王,同他的哥哥们交战过吗?”

郁赦摇头,“没有。”

郁赦道,“老北狄王死后,几个年长的儿子带着自己的部众脱离了王帐,他们之间也是相互忌惮的,都急于占据自己最熟悉的那片草原,没人会去给别人做嫁衣,头一个公开反叛王帐。”

钟宛又问道,“那就是说,只要他们不合力,还是没十成的打算能打赢新王的?”

郁赦道:“是,新王再废物,也还有老北狄王留给他的部众。”

“不是被打过来的……”钟宛沉吟,“新的北狄王,何必主动跑到北边边境上来?腹背受敌?”

郁赦沉默片刻,“边境传来的消息是北狄王惧怕兄长们,故而被迫南迁。”

“但这形势似乎没危急到这份上,南迁是下下策。”钟宛道,“南边是我们,再往北是不怀好意的兄长们,一仗没打,就退让到的这份上,似乎有些……牵强。”

郁赦迟疑片刻,“我也想过,但北疆那边传来的消息不一定那么准确,或许打过,或许北狄王兵力比我们知道的要少,或许……”

“或许,他是主动南迁,想要置之死地而后生。”钟宛轻声道,“世子,我有个不太好的预想,你要不要听?”

郁赦眼神示意他说。

“无论汤钦有没有被你吓唬住,他如今都是在主动同你示好了,那开头先传来的这个消息,有九成可信。”

“毕竟是头一次同你示好,若是假的,后面什么也谈不了。”

“若这是真的,‘七年前的故事,重新在北疆传唱’,就是说要再次开战。”

“谁和谁开战?我们和北狄。”

“北狄王如此作死,要的就是引起我们的注意,诱我们出兵。”

“但新北狄王的兄长们都在更靠北的地方,且犯我边境的是北狄王的部下,我们打也只会打北狄王,他要如何祸水东引?”

“就算他能在我军压境时及时退走,劈开一条路让我们攻到更北处,他又要如何把控整个局势?如今北狄兵力并不足以同我们抗衡,在我们眼里,北狄人和北狄人没有任何区别,没人关心他们到底是谁的人,仗一旦开打,我们很可能将他们全剿了,他不怕吗?”

“他怕。”

“所以不敢侵扰过甚,只敢劫掠,不敢屠戮,怕的就是完全的激怒我们。”

郁赦喝了一口茶,低声道:“所以,他是想……”

“想和同他有一样心思的人做个交易。”钟宛低声道,“宣琼。”

“新北狄王必然也清楚我们这边的局势,知道皇帝年老,知道我们还没有太子,知道皇子们如今不上不下的处境,他愿意给某位皇子做这借刀杀人的刀,当然,事成之后,他也要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宣琼或是在朝中运作,左右出兵之事替北狄王踏平他的兄长部众,或是更干脆一点,在我们的新帝登基之后,直接借兵与他,助他统一草原。”

郁赦轻轻地敲了敲桌面,“北狄王有什么本事,自信能替皇子做争储的刀?”

“他有。”钟宛沉声道,“我朝太|祖|皇帝定下过铁律,逢战必派一皇子随军出征以振奋军心。”

郁赦眯眸,“我料北狄王如今连五万兵马都凑不出来,就算宣琼能想办法让宣璟出征,北狄王倾尽全力怕也难撼动我们的兵马,那……”

“不。”钟宛打断郁赦,“北狄王不会以卵击石,倾尽全部兵力只为杀了随军的皇子?那太难了,且损耗过多。”

“北狄王不需同出征军硬碰硬,相反,他要讨好前来出征的将领。”

“舍出几千北狄人来,由着北征军屠戮以积累出征皇子的战功。”

“做出节节败退之态来,让出征皇子有个漂亮的战绩。”

“最后向我们的军中传递几封似是而非的密信,然后……”

钟宛想着当年之事心头多了几分悲愤,他缓了下,继续道,“然后,这几封密信,必然会按照他们的安排,传回朝中。”

钟宛看向郁赦,“世子,到时候……通敌之人变成了谁?”

郁赦沉默许久,低声道,“当年宁王,就死在了这上面。”

钟宛没再往下说,他看着窗外,片刻后道,“自然,这都是我的猜测,宁王当年到底如何,我并不知道,但北狄王现在的念头,我笃定自己至少猜中了八分,世子,你信不信?”

郁赦将茶盏放下,道:“我信,但有一点……我觉得你想的不一定对。”

钟宛怔了下,他自认自己考虑的算是周全了,还有什么?

郁赦看着钟宛,问道:“随军的只要是皇子就行,你为何觉得宣琼是推宣璟出征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