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82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郁赦一把取下墙上挂着的佩剑,转身一剑穿心,从陌生人背后将他捅了个对穿。

陌生人不可置信的低头看着从自己胸口捅出的刀刃,口吐鲜血,“小……小王爷……”

郁赦面无表情,将剑往前一寸寸的推进,低声重复,“将边境上的老弱妇孺留给你们残杀?”

“纵着你们南侵?”

“让你们逼迫我北疆子民迎战北伐大军?”

郁赦手腕一转,让剑在陌生人的胸口活活转了一圈,陌生人杀猪似的嚎叫了一声。

郁赦松开手,转过身撕开陌生人的袍子,将那封血书拿了出来,淡淡道:“我的血是脏,但我再脏再恶心,也不至于同异族苟且……”

郁赦厌恶的看了死透了的北狄人一眼,“你们算是什么东西。”

隔间里,钟宛脱力的坐在榻上,彻底放了心。

第66章过不了多久,郁赦就要变成皇子了?

钟宛大病未愈,心力不济,心绪几个起伏后有点儿支持不住,他闭上眼稍稍休息了片刻,再睁开眼就见郁赦已经走进隔间来了。

郁赦将血书放在一边,见钟宛神情不对,皱眉,“不舒服?”

“没有……”钟宛估计自己脸色不太好看,自嘲一笑,“我自惊自怪……见笑了。”

“好歹也是在史太傅身边读过几年书的人。”郁赦表情平静,“纵然比不上你,也不至于做出卖国的事来。”

钟宛垂眸,低声道,“北疆的事……你预备如何应对?”

郁赦没回答,反问道:“北狄王到底想做什么,能猜到吗?”

钟宛肺腑有点疼,他怕让郁赦看出来,没敢揉,假做思索暗暗调整呼吸,片刻后道:“我猜他派人来寻你,不单单是想多一重保障。”

郁赦微微皱眉,“你说。”

“你们两人都知道他的计划了,之后无论谁去了北疆都会多加防备,这计划再要实行起来没那么容易,如此一来……”钟宛看向郁赦,“有两种可能,一是你和宣琼都想通过北疆的战事借刀杀人,都想让对方随军出征,这样朝中两股势力彼此制衡,反倒是难以出兵,如此北狄王就有了足够的时间在北疆站稳脚跟,待他在我们边境上虏获了足够的粮草和俘虏,他就有了和自己兄长们一战的实力,到时候他拍拍屁股就走了,就依着朝中如今这个不主战的形势……八成不会在意他掠夺的那点东西,随他走了。”

郁赦静静听着,道,“第二种可能?”

“第二种可能,自然就是出兵了。”钟宛道,“可不太会是你们其中的一个了,很大可能,是在你和宣琼彼此明争暗斗许久后,发现两下僵持,然后退而求其次,将宣璟推了出去。”

“这样就更简单了,北狄王既养足了兵马,又能同你们之间的一个甚至是两个同时合作,齐心协力的除掉宣璟,这样北狄王手中又多了未来皇帝的一份承诺,想要攻回草原腹地,指日可待。”钟宛道,“新的北狄王很清楚我们朝中的动向,命脉拿捏的很稳,也很了解你们三个人之间宣璟的势力最薄弱,继位的可能最小,所以……”

钟宛眼中带了三分谐谑,“这份血书,他唯独没有送给宣璟,你信不信?”

郁赦闻言嘴角微微勾起,低声道,“宣璟若是知道自己被看人下菜碟了,估计要气炸……”

钟宛轻声笑了下,道:“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北狄王大概唯一没料到你根本不理会他,世子,来使已经被你斩了,第二条路已断,你准备如何?”

郁赦没接话。

钟宛并不催促,就安静的等着。

半晌,郁赦忍住心头恶心,皱眉,“我自请出征。”

钟宛愕然,不等他说话,郁赦道:“不然,我要如何让皇上名正言顺的认回我?”

“你……”钟宛斟酌着语气,“当真……愿意让皇帝认下你?”

郁赦道,“不愿意。”

“但已经没得选了。”

“无论是宣璟宣琼谁继位,他们都容不下我。”郁赦似是在说别人的事,语气轻松,“我想活命,就必须要夺权,怎么夺?用这个世子之位?”

钟宛吃力道,“我只是觉得……你心中恨皇帝,不想顺他的心意。”

“是不想,但也要分分轻重。”郁赦道,“肆意了这么多年,如今临时转舵没那么容易,总要做些违心的事,不然……”

郁赦看向钟宛,咽下下面的话。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