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83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不然,我们要如何活下去?

肉麻的酸话郁赦想听不想说,他继续道:“皇帝清楚宣璟的资质,从始至终就没想过要让他继位,他又不喜宣琼太依赖郁王,这些年他对郁王既倚重又防备,并不想在百年之后将政权交到郁王手上,所以……如今更偏重我一点,自然,同我资质无关,只是我恰巧成了如今最合适的人。”

钟宛沉默片刻,“被认回之后呢?你……真的要北征?”

“当然不。”郁赦摇头,“皇上身子不太好了……我不能出京。”

“那你……”钟宛一愣,他看向桌上那封血书,瞬间明白了,“待出征前,你再把这封血书送给皇帝……皇帝自然不肯再放你走了。”

郁赦淡淡一笑。

钟宛前后想了想,点头:“可行,宣琼并不知道北狄王也联络了你的事,怕是会反过来助皇帝认回你。”

郁赦深呼吸了下,“如此,万全。”

郁赦起身,“没时间耽搁,我去宫中请安……给皇上献出点认祖归宗的诚意来。”

钟宛知道郁赦并不甘愿,心里发苦,迟疑道,“要不……我同你去?”

钟宛突然觉得可行,起身道,“让我陪你去吧,这样你什么话都不用说,我来替你,我同皇上说你多年来心中一直将他当父亲,只是因为小人在中间作梗才让你们之间有了误会,我来,我求他,跪着求哭着求都行!反正他心里也有数,明白现在只是缺个人服软,我来我来……”

钟宛越想越觉得合适,“我去换身衣服……”

“别闹了。”郁赦失笑,“你去说?”

钟宛点头,“对啊,我又不要脸!”

“可我要。”郁赦皱眉,“我巴不得你根本不知道此事,还让你看着?当着你的面向他低头……这不可能。”

不等钟宛再争,郁赦又道:“且你以什么身份同他说?奴籍?前进士?还是……世子妃?”

钟宛呆了下,耳廓微微泛红,嘴角止不住的要往上挑,他尽力绷着脸,先顾着正事,“你信我,我说绝对比你要强很多,且这种事是我做惯了的,真的,就那边陲之地的九品小官我都能奉承的妥妥当当的,我……”

“你做惯了这种事。”郁赦淡淡道,“不是我能如此糟践你的理由。”

钟宛怔了下。

“你如今既已斩断前尘,改来到我家,就要遵循我家的规矩。”郁赦起身,“我不好耽误时间,不跟你缠了,你自己好好想想,该不该再拿应对宣瑞的那一套来应对我。”

郁赦说罢就走了,钟宛站在原地,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自己不是谋士吗?

受辱的事,不堪的事,令人不齿的事……本来不就该自己做吗?

“而且……”钟宛恍惚,“他这话说的,怎么跟我是改嫁来的似的……”

钟宛头一次揽烂摊子被拒绝,很不适应,呆呆的回到郁赦卧房里许久不上不下的。

久没让人疼过,钟宛反倒是不习惯,在房里走来走去,吃过晚膳后也没等到郁赦回来,他躺在郁赦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足足又等了半个时辰,外面传来脚步声,钟宛披上衣裳起身,果然是郁赦回来了。

郁赦看了钟宛一眼,不满道,“太医不是让你早睡?”

“睡了一觉醒了。”钟宛睁眼说瞎话,不安道,“如何了?”

郁赦脸色不是太好看,他喝了口茶,“没如何,我没明说,但他知道我的意思了,挺意外,不免……教训了我几句,我跪着听了。”

钟宛上下看了郁赦一眼,还是有点回不过神来,这……

过不了多久,郁赦就要变成皇子了?

郁赦转头看钟宛:“又想什么?”

“我……”钟宛顿了下,道,“想……你来日并不北征,北疆的事要如何处置。”

“没什么不好处置的,总归不会如北狄王的意就是了。”郁赦眼中闪过一抹厌恶之色,“为了夺权就引诱我们北伐去征讨他的子民,八成也是个疯子……”

钟宛忍不住,笑了下。

钟宛深深的看着郁赦,想着他方才的话,不由得出神。

初来京中时,林思同钟宛说,郁小王爷性情大变。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