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85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郁赦心中腻烦,“没人怀上。”

崇安帝闻言摇摇头,道,“那不是空欢喜一场?罢了,不如朕给你挑几个好女子,你不喜欢高门大户家里出来的,朕知道,给你挑几个门第清寒的可好?早早晚晚的,也有人伺候……”

郁赦心道果然,这些人都是这样,你让一步,别人就要欺上来一步。

崇安帝近日给了郁赦不少好处,那都是标好价码的,相应的,郁赦该给崇安帝的,一样都不能少。

比如他如今要日日竭力把持着自己不犯病做个“正经人”,比如现在就要老老实实的跪在这里,让崇安帝显摆给别人看。

郁赦深谙这权柄相互制衡的玩法,但并不准备做过多的让步。

“谢皇上关怀,但不必了。”郁赦眸中闪过一抹戾色,“我如今刚学着听政,没那工夫应对房里人。”

崇安帝笑着咳了两声,“这会费你什么功夫?不过是多了几个伺候你的人,你放心,朕知道你规矩大,不会硬塞给你谁,你自己去挑,挑你喜欢的,合心意的,不管是谁,朕都给你。”

郁赦语气平静:“我没什么喜欢的。”

崇安帝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这半日郁赦都老老实实的,不想一提到纳妾的事又左犟了起来,崇安帝其实对此并不十分着急,但他既要敲打郁赦,想要将郁赦彻底驯服,就不能让他再由着自己的心意做事。

崇安帝倚在软垫上,语气淡了些,“这还只是纳妾,将来娶亲呢?没喜欢的,就不娶了?子宥……你也不小了,别再说孩子话,你不喜女色无妨,但孩子难道将来也不要?别胡闹了,自己去挑挑,选几个……”

郁赦并不松口,“不必。”

崇安帝默然,语气又冷了几分,“子宥……别忘了你想要的是什么。”

郁赦闻言嘴角微微的挑起了些,忍不住笑了下。

崇安帝心头疑惑,这有什么好笑的?

郁赦垂眸,没再说什么。

他想要什么?他如今只想活下去,同钟宛一起活下去。

但自己若是有了旁人,再同旁人有了孩子,那还算是跟钟宛一起活下去吗?

不。

是自己和自己的妻妾,还有一个没名没分的奇怪谋士一起活下去,那是什么鬼日子?

真要如此,不如自己和钟宛一起死了算了,早点投胎去做野鸳鸯。

崇安帝困惑的看着郁赦,不懂他怎么突然就上来脾气了,自己近日还不够偏爱他吗?如今不过是让他纳个妾,这有什么?

崇安帝心口憋气,咳了数声后问道,“又出什么神?!”

郁赦没解释,根本不是一路人,说不通的。

崇安帝丢了些面子,想要找回来,又怕逼郁赦太紧物极必反,犹豫间,一个宗亲适时插嘴笑道,“子宥这是怕耽误正事,罢了,依我说,皇上就是太疼子宥了,一气儿让他挑好几个,他也应付不过来,不如折个中,只挑一个就是了。”

崇安帝勉强默许了宗亲的说法,看向了郁赦。

郁赦皱眉,心中烦躁,忍不住迁怒钟宛,好好的,非要说什么喜脉的事,牵扯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来。

郁赦跪在地上,闭了闭眼,心道是钟宛你对我不仁,将我坑害到这一步,就不要怪我对你不义。

“想什么呢?一直走神。”不明真相的钟宛疑惑的看着郁赦,“皇上说什么不好听的话了?还是跪了太久,累着了?”

郁赦多少有点心虚,他偏过头不看钟宛,“不早了,睡吧。”

“我又不困。”钟宛道,“是有什么为难的事?跟我说啊。”

“没什么。”郁赦起身,“你睡吧,我去书房睡。”

钟宛哑然,这是怎么了?

前些天还衣不解带的守在床前呢,现在自己病还没好,怎么突然不理会自己了?

“这是……”钟宛干巴巴道,“要当上皇子了,所以我不配跟你睡在一起了?”

郁赦:“……”

郁赦无法,“睡……我陪你。”

钟宛躺回床上,久久无眠。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