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86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郁赦心中有愧,也一直睡不着。

钟宛觉得郁赦神色不对,心里暗暗着急,他替郁赦将前后之事又想了一遍,想着想着又记起了话本的事,更觉得自己命苦,到现在什么实在的好处没捞着就算了,这眼看着还有点色衰爱弛的意思。

郁赦这将来若真的登基做了皇帝,可能只肯让自己去睡御膳房。

御膳房倒是也不错,至少吃喝不愁,看谁不顺眼,还能在谁的饭菜中撒尿,郁赦将来若娶了皇后妃子什么的,自己就日日站在灶头前尿尿,让这一家子白眼狼吃个没完。

但……

钟宛苦道:“童子尿好像还是一味药,便宜死你们了。”

郁赦背对着钟宛,闻言倏然睁开眼,“说什么梦话呢?”

“没。”钟宛可怜巴巴道,“世子,你知道薛平贵吗?”

郁赦木然。

郁赦翻了个身,“又在想些什么古怪东西?”

“想你忘恩负义……”钟宛小声道,“世子,将来我要是在御膳房撒尿了,是不是连御膳房也不能住了?然后连饭都吃不上?你和一群妻妾坐在屋里吃饭,我只能蹲在窗外饥肠辘辘的吃草,吃秃了盆景还会被人骂,然后我就只能去喝湖水,等到冬天湖水结了冰,我就连湖水都喝不上了……”

“……”郁赦尽力心平气和的问,“你是不是晚饭没吃饱?”

钟宛摇头,“吃饱了,但饭这种东西,你知道的,有了上顿没下顿。”

郁赦合上眼,不想理钟宛,但又忍不住坐起身,“你到底要做什么?”

“没啊。”钟宛苦哈哈的,“我就是觉得自己命不好。”

郁赦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你命不好,我命就好了?!

郁赦本要训钟宛两句让他快睡,但郁赦白天才在宫里做了对不起钟宛的事,这会儿没那个底气发火,只能压着火气道,“明天还有不少事做,我得去内阁,你得去见宣璟,早点睡。”

钟宛双眼炯炯有神,“心里突然有好多事,睡不着……”

郁赦在牙缝里往外挤字,“你是真睡不着,还是想让我碰你?”

钟宛闭上眼笑了下。

“太医说了,你连番生病,身体快被熬空了,我不能同你亲近。”郁赦身子绷的死紧,低声道,“睡不着就念清心咒,或者陈涉世家……随便什么东西,多念几遍就睡着了。”

钟宛惨兮兮的,真的开始背《心经》。

中气十足,声音洪亮。

郁赦:“……”

郁赦被折磨的没了脾气,“大半夜……你是想让全府都睡不着吗?”

郁赦忍无可忍,掀开被子翻过身,低头堵住了钟宛的嘴。

“卒买鱼烹食,得鱼腹中……唔……”

“亲一会儿,就睡觉。”郁赦微微抬起头,垂眸看着钟宛,声音很轻,“行不行?”

郁赦气息扫在钟宛脸上,钟宛骨头软了几分,瞬间老实了,犹豫了下先小声问道,“那能……乱动么?”

郁赦一顿,“能。”

钟宛抬起下巴,主动亲在了郁赦唇上。

隔日,钟宛起床时郁赦早已走了,钟宛吃早膳时见冯管家从外面回来,一副如释重负的神态,问道:“怎么了?”

“没事。”冯管家上前给钟宛倒茶,“刚听说了昨日皇上要给的世子纳妾的事,吓了一跳。”

钟宛愣了下,咽下嘴里的粥,“他要、要纳妾了?”

“是啊。”冯管家道,“原本是要纳的,但……”

冯管家上下看了钟宛一眼,磕巴,“但世子同皇上说少爷你……善、善妒,黏人的很,世子多看别人一眼你都能哭一夜,然后你还、还……心黑手毒。”

“皇上怕你哭瞎了眼,又怕你弄出人命来,就没再提这话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