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87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第68章甜吗?

钟宛哑然,“跟我闹着玩的吧?他说得出这种话?”

“世子确实是这么同皇上说的,不少人都听见了。”冯管家硬着头皮,“世子应该没说的那么糟心,但外面传的就有点难听了,说您很娇气,一吃起醋来就哭闹不止,轻易哄不好,早年安国长公主给世子议亲,您就大闹了一场,然后您一边哭一边跑,一跑就是七年,沿着两河一路哭过去,经过的地方,还留下很多凄婉的话本……”

钟宛失声:“活活哭着跑七年?我就是个牲|口也该跑死了吧?!”

“还有!老子当年是一路风餐露宿强撑着一口气走回黔安的!为的是宁王!”钟宛被气的脑袋嗡嗡作响,“郁子宥他往自己脸上贴什么金?!这跟他有什么关系?什么时候成了他的事了?!而且谁是一路哭着跑回去的!三个月的脚程!还要哭着跑!你让他连着跑一个给我看看!!!”

冯管家忙安抚道:“这可不是世子说的,就是口口相传,谁料到传着传着就……”

钟宛被气的五脏六腑一起疼,“他……还说什么了?”

冯管家忙道:“世子没再说什么不好听的了,就说您不喜欢他纳妾,到时候没准会天天缠着他,不许世子去上朝,麻烦的很……”

“行了行了别说了。”钟宛头皮发麻,崩溃,“我突然不想替他去见宣璟了。”

冯管家怕钟宛回来同郁赦吵,忙又劝和,“别动气别动气,世子这不也是为了不纳妾吗?您如今可是世子的谋士了,气量不能小,不是您自己说的吗?您是谋士,什么丢人的事都愿意为世子做,这事儿您就认下吧,这是大义!是您对世子的忠心!”

“我他娘的就没听说过……”钟宛被气的奄奄一息,“谁家的谋士要为主人背这种黑锅的。”

冯管家只能干笑:“能者多劳……”

钟宛心中淌泪,把所有的苦都埋进了心底。

勉强吃过早膳,钟宛让人备车,自己去寻宣璟。

钟宛到了宣璟府上的时候,正好遇见宣璟下朝回来,宣璟看着挂着郁王府标志的马车很不痛快,但还算是客气的将钟宛迎进了府。

上了茶,宣璟让下人们避开,一拍桌子,“林思呢?”

不等钟宛开口,宣璟怒道:“别想再骗我!原黔安王私自回京,郁赦去围剿的时候,不少人都看见林思了!他必然是从我这一跑就去找你了!枉我之前还信了你的鬼话!”

钟宛哑然,都这么久了,林思竟还一直避着宣璟吗?

钟宛不知林思是怎么打算的,虽对他这一味躲着的做法不太赞同,但也不想替林思做主,顿了下道:“是,林思确实是找过我,但你也知道,之后我连着病到了现在,一直没出过郁王府别院,他如今到底在哪儿,我确实不清楚了。”

宣璟眼神暗淡,犹豫道,“他……是不是还怪我?”

钟宛根本不知两人到底如何了,只能道:“没有,我问过他,他说是自己心中有愧,不敢见你。”

宣璟骂了句粗话。

宣璟不耐烦:“你来找我,是郁赦有话跟我说?”

“是,也是我自己的意思。”钟宛正色道,“北狄王频频在我边境侵扰的事,你必然已知道了?”

宣璟不信任的看着钟宛,“知道啊,如何?不过是现在青黄不接,那些狄子又吃不上饭了,惯例来打劫一波。”

钟宛在心里叹口气,果然,四皇子没人疼没人爱,异族同朝中苟且都不带他玩。

宣璟皱眉,“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替世子来提醒你一句。”钟宛道,“来日朝中若同北狄开战,你万万别被人蛊惑,随军出征。”

宣璟警惕道,“你们在想些什么?北疆上统共才有几个北狄人,这值得开战?”

“值得。”钟宛隐去北狄探子找过郁赦的事,将北狄王同宣琼密谋的事告诉了宣璟,道,“朝中就两位皇子,既然北狄王没找过你,那这个陷阱就是给你准备的,来日若真应验了……你自己想个法子,装病也好自残也罢,总之别出征就是了。”

宣璟听傻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盛怒道:“北狄王他娘的也不是个东西!他怎的不跟我合伙坑宣琼?!”

钟宛:“……”

钟宛安慰的很违心,“大约是知道四殿下你心怀天下,料到您不会与他同流合污。”

宣璟闻言怔了下,被钟宛搔到了痒处,不自在的咳了两声,“那是自然。”

宣璟端起茶盏来,又放下来,疑心道:“郁赦怎么会这么好心,特意来提醒我这话?”

“四殿下。”钟宛坦然道,“您不会同北狄王同流合污,世子就会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