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92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他怕我难做,不肯跟我开口。”郁赦闭眼低声道,“反倒是怕我不痛快,总跟我没心没肺的说笑话.......”

家将隐隐也察觉到了自己主人如今争储的意思,硬邦邦的低声劝道:“这有何难?将来世子若能得偿所愿,给那小少爷一个亲王之位,还封他做宁王,再给那小姐封个郡主,如此钟少爷可就彻底对的起宁王了!”

郁赦心中一动,“......倒是个法子。”

第70章生父不详。

隔日,郁赦没去朝会,自己去见了安国长公主。

钟宛还是想跟着,他如今以郁赦的谋士自居,怎么想怎么觉得这应该是自己的差事,他又担心郁赦一言不合同安国长公主吵起来再被扇巴掌,想着若有万一,自己还能在中间缓和一二,遂跟着郁赦一同起了个大早,衣服都穿戴好了,死活要一起去。

郁赦命他留下他不听,郁赦往外走一步他跟一步,就差贴郁赦身上了,郁赦被缠的无法,又不能真找条锁链将他拴起来。

无可奈何,郁赦让跟着出门的人先回避,自己关上房门,将钟宛拉进内室,向他收了三文钱的债。

郁赦如今料理钟宛很有一套,没费多少功夫就将人亲的站都站不稳了,郁赦放开钟宛,看着钟宛眼中春情淡淡道:“自己去照照镜子,看看你有多……”

有多浪。

郁赦说一半留一半,耳料定钟宛猜得到,果然钟宛听了这话难得的有些害臊了,郁赦用拇指抹了一下钟宛通红的嘴唇,“这幅样子,你要出去给谁看?”

郁赦转身出了门。

家将们见郁赦出来了,忙跟了上来,郁赦回味着钟宛方才跟自己低声说让自己亲重一点的样子,嘴角微微挑起。

家将回头看看紧闭的房门,没头没脑的问道:“钟少爷不是说要跟着吗?”

“他昨夜还发热了呢,跟什么。”郁赦边走边整理刚才被钟宛拉扯乱的衣襟,“只是借故同我撒娇而已,不必理他。”

家将咽了下口水,心道我也只是随口问问。

郁赦却很有谈兴,体察民情道,“你们平日出门,屋里人也是这样腻歪个不停,不许你们走的吗?”

家将语塞,想了下道:“贱内……不敢。”

“他就很敢。”郁赦又问另一家将,“你家呢?”

另一家将呆滞了下,忙硬邦邦摇头,大声辩驳道:“从不会!”

“也是个胆子小的。”郁赦点点头,杀人诛心,“自然,也可能是因为并不在意你们。”

几个家将暗暗咽下血泪,敢怒不敢言。

郁赦整理好了衣襟,上了马车,自言自语的烦恼,“非要黏个没完,又晚了好多,这要是去上朝,这月又要被罚俸了。”

马车夫默然,这些年郁小王爷上朝甚少有不晚的时候,现在居然突然做出一副晨兢夕厉的样子来,矫情。

安国长公主府。

安国长公主让人仔细准备了茶点,早早的等在了暖阁中。

因着早上出门前的事,郁赦心情很好,母子俩至少维持了个表面的和睦。

安国长公主不疼不痒的问了几句郁赦近日饮食起居的事后屏退左右,叹了口气,“我上次同你说什么来?宣琼若上位,必然没你的容身之处,如今皇兄刚起了要认回你的心思,那边就坐不住了。”

郁赦低头品茶,“郁王爷准备如何料理我?”

安国长公主静了片刻,没回答,反问道,“子宥,你先跟我交个底,来日我若助你上位,你……能保全我,保全郁王府吗?”

郁赦笑了下,“公主,来日宣琼登基,郁王会保全我吗?”

安国长公主黯然。

郁赦看着安国长公主,近日不知是不是被钟宛搅合的,郁赦心也软了,总会想起少时那些腻腻歪歪的事。

他和安国长公主,也曾母慈子孝过的。

郁赦顿了下,道:“你若现在想掉头去拥立宣琼,我不怪你,将来无论结果如何我不会动公主府,但郁王……我如今也是有家室的人了,不可能给自己留这种后患。”

安国长公主厌恶道,“什么家室……”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